這個rotary club並非從事慈善工作和增進業務交流,而是名副其實的轉子俱樂部,十分精於餵哺萬事得賽車

  

  所有人都喋喋不休大談轉子引擎汽車的聲浪。

  有人認為它們狂暴刺耳勝似木廠帶鋸,其他人則覺得比鑽進耳鼓內的飛蚊還要尖銳磨人,就是沒有人提及那陣氣味。

  這種時候,酒評家Oz Clarke也許就要大發偉論評點這一口花香撲鼻,那一口甜膩似蜜。不過此刻撲鼻而來的並非酒香,而是汽油、機油的燃燒餘韻,所以用品酒術語來形容未免有欠妥當。不過你也聽「聞」過Castrol R吧?這股氣味其實跟Castrol R如出一轍,只是更為馥郁醇厚,氣象更森然,更容易顛覆嗅覺,並且帶有一股更加香甜甜似滑雪蠟的尾韻(希望有助大家想像吧)。

  這次準備的「佳釀」,準確地說是按照一安士對一加侖的高辛烷比例,以Redline 50W賽車機油和Castrol二衝程機油混合而成,氣味本來就異常強烈,何況轉子引擎素以大耗燃料和機油著稱。坐在Laguna Seca維修道矮牆上看着五部轉子賽車狂灌油液吞雲吐霧,我身上飽受刺激的地方又豈止於嗅覺,那股瀰漫空中的油煙簡直可聞可啖,肥膩質感縈繞不散飄蕩不息。我若有本事掐一把空氣放在拇指食指之間輕搓,那種質感……天曉得呢,也許跟糖膠差不多,同樣黏黏糊糊吧。

  這些都是萬事得轉子賽車。你在這裏所見的陣容並未至於新舊齊全,卻橫跨了轉子賽車1973至1992年間叱咤天下的二十年,動力介乎198至725bhp。加上萬事得大半年前才發表了轉子動力的RX-Vision概念車(儘管在崇尚電氣和氫能的時代似乎難於推銷),所以最少值得我輩為轉子陣營翻一翻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