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rris呀Harris,看在老天份上吐出一些比較精警的語句吧。

  

  這可是你唯一勉強做得來的事呀。」眼前道路充滿挑戰性,四周盡是如詩如畫的亞高山風光,座下是一輛自己從沒想過會出現的汽車﹣﹣500bhp愛快後驅房車,好嘢!無奈我那殘缺腦袋只懂得反覆彈出一句話歌頌這個美好時刻:「不得了,好快。」

  好快,是最簡單的速度形容詞,大眾確有理由斥之為平庸和缺乏創意的用語。不過面對出乎意料的事物時,這種觀念其實很容易令人渾忘言簡意賅才是你我嚮往的境界。

  Giulia Quadrifoglio就是出乎我意料的事物。架好相機,調準收音咪,我原本打算無孔不入窺探內裏乾坤,談談它的扭力矢量挪移大法、碳纖維傳動軸,以及渦輪增壓器的反應特徵。可是用力一踩釘死右邊腳踏,我的原始本能卻只知道大喊「不得了,好快」。

  這傢伙真的非常快。須知科技之為科技,就是說今天大部分汽車生產商可以隨時致電Bosch,細閱可口菜單點選所需技術。花得起錢的話,最上乘的應用技術亦不難弄到手。不過性能數值之高低,最終仍然由車廠自行決定。就此而言,愛快這次豈止出手闊綽。我自問每天皆以新型M3代步,這部愛快的直線速度卻比M3更凌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