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果以高山比喻頂尖汽車,一座是關於速度和激情的,另一座就是造工和舒適。Dawn是後者。

  汽車雜誌的人,大多重視速度和激情這座山,再不就是把雜誌當作工具書或《推背圖》,希望從中得到指點迷津,引證自己喜歡的汽車是好東西。另一座高山,像勞斯萊斯或賓利的汽車,大家似乎沒太大興趣看,就算我們媒體行內也常有人說:「勞斯萊斯,也不用試了。」賓利好一點,型號多,產品面闊,有億萬富豪的乘坐車,也有自己開的跑車,所以,賓利的試車文章較多,勞斯萊斯的卻很少(當然也因為RR車系沒賓利那麼多)。

  事實上,RR代表的是汽車工藝最頂尖的名字,內裏不但有用料和造工一絲不苟,也有機械工程上的成就。像今次試的Dawn,當我一坐在駕駛席,內裏的每項東西都不是我常見的,沒有標榜高科技(雖然它也有不少),但用料、色調和質感就是同一般的汽車很不一樣,就算我開過不少賓利,也覺得RR在車廂設計和用料概念像一個孤島,沒有受外界怎樣影響,他們用自己認為最好最靚最豪華的東西和設計語言,來演繹自己汽車奢華的一面。像那根轉檔桿,幼小得像筷子一樣,但一拉一推之間,無聲無息中卻又清楚感到溫柔的槓桿運動;像它那巨型得嚇親人的軚盤,軚環幼小像握住嬰兒的手指頭,但扭動起來比例合理,又極之夠軚,5.3米長的車身,車頭部分那麼長,窄路調頭卻又特別輕鬆。儀錶更是前所未見的精緻,三個象牙白色的指針盤,有鍍鉻的裝飾,刻度更似是鍍銀般閃閃生光。下方是一塊像鋼琴木的東西,我原以為只是裝飾板而已,原來內裏暗藏顯示。更不用說車內所有木飾的木紋從車尾到車頭都是同一指向,也是連貫的。橙色的真皮細柔得如嬰兒的皮膚,幸好我當天沒穿牛仔褲,否則自己也不好意思坐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