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一天,我們的攝影師打電話給我,說:「有好東西畀你。下次來公司的時候畀你。」我說有甚麼好東西,不如email給我。他說,這東西不能email。過幾天,他笑咪咪的來到公司,雙手既沒拿着甚麼禮物,只見他在相機袋裏打開小口袋,拿出比名片還要小一半的東西,我一看到,便笑出來了,「你果然是老人家,居然還藏着這些東西。」他手裏拿着的,是兩張幻燈片,還是正片呢,扣上了白色的slide mount。我們編輯部平均年紀較高,沒有編輯和美術同事沒見過幻燈正片,但這些好事物,大家自然拿來回味一下。一看之下,大家笑得更大聲,我搶過來在燈光一看,圖片中不正是我嗎?

  大家笑,是因為當年我頭髮異常濃密,而且天生頭髮有點捲曲,頭也大,看起來就好似「爆炸頭」。更好笑的,是T shirt攝入闊身牛仔褲,腳上一雙純白色的波鞋,這不正正是九十年代初老套學生的形象嗎?還有一個笑點,就是腰間還一件黑色四方盒裝的東西,大小比一包香煙細小。年輕的讀者不會知道是甚麼,我們編輯部個個都是老人家,除了剛加盟的姚子浩較年輕,未見過實物之外,其他同事立即大聲說:「有步步通喎。好勁呀。」步步通這類通訊工具,有點似現今的流動電話,但你必須在指定發射站範圍內才能打電話,離開了便沒用。這東西流行了很短的時間,但在當年流動電話動輒上萬元,月費也要千多元來說,這工具是很便宜,如果配合call機(傳呼機)使用,便是很方便的流動通訊裝備。其實,這些也沒甚麼,大家笑笑我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