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位仁兄所托之物是由自己設計兼生產。該寶物的寓意深長,簡而言之就是代表著香港人可以毫不留情地踩自己......自己生產的單車呀。 上年廣州亞運單車賽,香港單車隊的陳振興和李慧詩有何相通?第一是兩人賽後家中各自多了塊金牌作為裝飾品,第二是他們都是屬於CMS單車隊成員。CMS應該解讀成China Mobile Service還是Color Management System實在不太清楚,最重要的是這個故事是由這個車隊所開始。 「我本身是做設計師,有段時間曾參加單車賽,沒有比賽之後就換成搞單車隊。車隊由原本的人少少愈變愈多,於是我就開始想為隊員訂製一批拉花相同的單車和隊衫。其時大約是十年前。」圖片中那位仁兄如此說,這位Louis Lui正是CMS的主席兼領隊。 「我們想向意大利的單車廠及車衫廠落訂單,那時大概只有這個國家接受訂貨。問題是他們往往先照顧歐洲本土的車隊,香港被列作『 non-cycling country』,所以我們的訂單永遠塞在最尾,等到貨好比等中獎。」Louis勞氣地回憶。今時今日的意大利何嘗不是同一副德性呢,買法拉利又好,食個晚餐又好,甚至買張火車票都好,有耐性比有錢更吃香。 Louis繼續講:「我當時開始想,既然台灣識造單車,中國又是世界工廠,何不向他們打主意?不過我最終知道『識』與『明白』是兩回事,舉例說,他們當然識得生產出單車衫,但因為欠缺單車比賽背景,他們總不明白怎樣放置車衫上面的商標,才可以讓車手比賽時身上的logo清清楚楚地展露於人前。又例如中國的單車廠固然識得製造單車,不過全是用作短途代步,他們無法了解一部講求速度而且每次要踩一二百公里的比賽車需要的是什麼。更何況是我們是單車隊,訂貨量自然有限,他們根本對這類生意缺乏興趣。」 於是Louis活像當年的Ferruccio Lamborghini,Enzo Ferrari不理我嘛,就摺起衫袖自己郁手。「我由零開始設計單車和單車衫,設計完就找大陸廠家代工生產。每次有新產品出爐,就把它們免費分發給我在世界各地所認識的車手試用兼評價。為何不就地取材在香港測試呢?因為這些產品必須在高速及長距離之下才能見真章,香港環境顯然並不適合。雖然是免費,不過歐洲車手可不會隨便接受外來的東西,唯有轉移至澳洲和日本。澳洲車手主要試功能,日本車手就集中於質素。日本人的好處是夠挑剔,有次我拿一件單車衫給他們品評,對方二話不說把衫翻轉檢驗並且擰擰頭說:『這裡有個線頭未剪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