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在香港一年一度的老爺車展裡認識了一位仁兄,年紀不小,但容光煥發,聲如洪鐘,體格精瘦卻強壯。他把剛修好的Ford Model A帶到會場展出,這車裡裡外外如新車一樣,哪怕陣式車架都是光潔如新。他說這車耗用了他不少心血,多年前從國外買回來,雖然早知道Model A年代六七十年,狀況一定不怎樣好了,卻未想過如此破爛不堪入目,最後他把整部車的裡裡外外都拆下來重新修理,缺少的部件從外國訂回來,這方面倒不是問題,Model A是福特的老祖宗,在美國有不少零部件。只是要修復這車,他沒想過是那麼困難,因為Model A這類車在當年是量產汽車,但製作不是特別嚴謹,車內外 的東西拆下來後,重新裝回後容易出現微少偏差,這些偏差加起來之後便是大問題了,最明顯就是車門不能打開或關上,更不用說行車時各式各樣的震盪、噪音等後遺症。結果,他用了五年時間才完成修復。五年?我瞪大眼睛,不能說話。他也笑說,要他再來一次,他怎樣也不願意了。但我看在眼裡,這仁兄用了五年時間得到的並不止是一部漂亮的Model A,或者是一部價值多少的老爺車。事實上, 在國外修復了的福特Model T或ModelA倒真不少,我不熟識國際老爺車市況是怎樣,但這車不是極罕有的品種,就算弄得像上世紀初出產時那樣簇新的模樣,我估計都難以跟法拉利Dino、Aston Martin的 DB系列或保時捷之流相比。我感覺他用了五年時間做了一件自己值得回憶、回味的事情,更可能是一生人的一件大事件。

  你有想過為一件事花上五年時間嗎?沒有?那麼五個月的,有嗎?你一定會回答,莫說五年,哪怕是五個月後的世界是怎樣,大家都說不準,哪會計劃什麼五年計劃?就算是最應該有五年、十年、二十 年計劃的車廠,也屢屢觸礁,最明顯不過的例子便是燃料電池(Fuel Cell)的研發工作,太空科技啟發了車廠研究,他們大部分都覺得這是汽車的未來動力,結果電池忽然有了突破性發展之後,十多年 前車廠還在大張旗鼓研發的Fuel Cell,現在不知扔到哪裡去了。當然,車廠可按照不同環境來改變計劃,就正如寶馬車廠在上世紀80至90年代堅拒turbocharger,他們深信NA才是正道,現在的寶馬,哪一款沒有turbocharger?在百多年歴史中,平治對前輪帶動系統簡直是鄙視,但A-class的出現,打破了他們的信念。其實,計劃可以變,有些東西是不能變的。有一次跟寶馬工程師聊天,我問他除了turbocharger之外,真的沒有其他方法做到提升效率減低油耗和廢排嗎?他說方法不是沒有,只是如果繼續沿用NA自然吸氣的方法的話,根本跟不上歐盟或世界的要求,turbocharger是暫時最有效應對 世界環保大潮流的方法。我說,但寶馬用turbocharger也用得太晚了吧,其他車廠一直在用,他說turbo有不少缺點,寶馬決定用上,是因為汽油引擎的汽缸內直噴技術有了新發展,配turbo使用,turbo 的問題便可以解決了。我說,寶馬的direct injection一樣是來得很晚了,我意思不是二次世界大戰的少量生產的技術,而是廣泛用於不同量產車,這可以說是1996年由三菱使用,再有2000年Volkswagen集團的FSI,寶馬少說也要遲了三至六年才有類產引擎。他好像早有準備的,說汽油引擎的direct injection一直不能產生他們需要的噴注壓力,造成動力輸出數值不高,也不適合高轉速運作 ,直到最近他們跟OEM生產商研發了200psi以上的噴注系統(其他車廠同類系統一般是150-180psi),寶馬才廣泛運用這技術。簡單來說,psi愈高,能產生的動力便愈高,這正是寶馬需要的動力特性。

  我不知道他這說法是否事實,也很難證實他說謊,再加上寶馬近來的direct injection加turbo的引擎,效能和實際表現上真的與其他同類產品不一樣,所以我還是相信他的說話。營商世界哪容得上慢對手半步,但有些車廠還是願意花時間,當中的原因是信念,相信自己是怎樣的一間車廠,要造一些怎樣的汽車,這當然是很危險的,一不小心隨時拖跨自己,因為信念和盲目只是一線之差。

  人是不一樣 ,上文提到的仁兄,五年的時間,機會成本可能十分高,特別是當今世界潮流都講抓着當下時刻才是最重要,他的舉動難免被不少人視作盲目,更有人會說,用錢能解決的,何須用時間來交換呢。你會怎樣看?我便很欣賞他,因為我還是相信有信念的人,或多或少帶點盲目,但人和一間車廠不一樣,車廠不會快樂,車廠只有成功和失敗,人在快樂或失敗之外,透過追求信念還能得到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