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停車場看到一輛Stepwgn的尾玻璃貼上「環保私家車」,十一歲的小兒問我:「點解咁大部車都叫環保私家車?」這問題要不是不回答,一回答便是很長的故事,但十一歲小孩的問題,倒不能馬虎回答,否則只會沒完沒了,演變成十多二十個問題。我回答說,那是香港政府想出來的方法,計算方法是以車重定下不同級別,在不同級別中有不同的廢氣和耗油量的要求,如果達到要求,便可成為「環保私家車」,所以,大如福士Phaeton都可以成為「環保私家車」,拿到稅務優惠。兒子應該聽得半明不白,接着問有多少級別,我當然答不上了,說要回家查查看。回家後,他再沒追問這問題了。

  我們已多次說過香港的「環保私家車」制度十分可笑,制度既複雜,計算又容易受挑戰,更可能是全球獨有的標準。這個制度背後的精神,應該是鼓勵香港市民使用更環保的汽車。什麼是環保?最直接的當然就是低廢排、低油耗,較高層次的是汽車用多少環保物料,汽車零部件是否可循環再造。汽車用上環保物料實在不容易,循環再造更是很長遠的事,各大車廠仍然在努力當中,故未成為業界裡的大潮流。不過,低廢排、低油耗卻是清楚不過的事,實在不用像香港政府那樣定出深如A Maths般的計算程式。好似大陸政府,以排氣量多寡來釐定環保車,那是很直接的事,不過,低排量不代表是低油耗低廢排,七十年代F1的1,300cc引擎,噴出來的廢氣隨時等同一天抽十包香煙,油耗更不可能低。這個例子當然太極端了,我只想說排氣量不是可靠的標準,因為小排氣量的引擎套用在大車身上,只會造成高耗油量,廢排便高。我欣賞歐洲以二氧化碳排放為標準,小引擎原理上便是少二氧化碳排放。不過,以我所知,他們看的並不是引擎放在功率測試台上的數字,而是安裝在車身上得出來的數字為依據,換言之,小引擎放在小車上,二氧化碳排放自然便很低;小引擎放在大車上,如果你都做到低二氣化碳排放,那表示你的科技先進到達至外星人水平,不過,按歐洲的測試,這情況發生的機會仲低過殞石撞到地面。歐洲以二氧化碳排放為準則,背後理念是用者自付,讓每位駕駛者承擔碳排放成本,如果你選一部高排放汽車,每年便要多付一些費用,相反,你選擇了一部碳排放十分低的車輛,便可以付很少,甚至毋須付稅。

  我一直不明白香港為何會用這制度,是因為香港人特別鍾意開大車,所以政府順應民意?香港市場確實不是小引擎小車的市場,如果強行跟隨歐洲的制度,即用者自付原則,汽車代理商和廠家便會叫苦連天。不過,大原則不可不守,既然一定要買車,便鼓勵用家買小引擎少排放的汽車,而小引擎少排放的小車,油耗通常也是相應地低的,對於這類汽車,好應該有一些獎勵性的措施,例如好像電動車那樣豁免每年牌費。如此一來,好大機會改變香港汽車市場的結構,小車的市場佔有率有可能上升。不過,無論是日本或歐洲廠家,他們近年一直致力研發效率更高小排氣量引擎,成效很顯著,不少親友購買2,000cc以下的新車,油耗都是十分低,我相信未來幾年,這類引擎會更加先進,效率更高,加上輕量化也是世界汽車未來發展的大方向,難保幾年後不少汽車都會用上碳纖維之類的輕盈部件,所以小引擎不一定是小車。而我建議的方案,是鼓勵人們選擇碳排放低的汽車,而不是選擇有稅務優惠而車身大,實際油耗根本不低的汽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