據保時捷公關部顧問,在這行業已工作了四十多年的Michael Schmipke說,世上首次舉辦的國際媒體試車活動應該在上世紀五十年代,是由平治車廠所開始的。後來,英國百年汽車雜誌Autocar的人員曾給他看過一些資料,證明媒體試車活動早於三十年代便出現,主辦車廠是雷諾。我想,世界上再沒有其他產品生產商像車廠那樣經常舉辦體驗會,而且大多都是國際性的。車廠一般會視乎車種,而決定試車活動有多大型,維時要多久。如果是重要的車型,連續一兩個月在相同的地點招待全球媒體是家常便飯。一般來說,這樣的試車活動很早便決定,所以就算金融海嘯發生,這些活動也沒停過,海嘯過了大半年,才見到活動減少。當定了日期,車廠公關和活動部同事便會挑選試車地點。二十年前,最熱門地方的是法國、瑞士、意大利,因為有阿爾卑斯山脈,山路極多,也很凶險,更重要是人煙稀少,渡假酒店多。但這些國家後來捉超速捉到好似對待殺父仇人一樣,即捕即付罰款。法國廠家鍾情北非試車,風情不一樣,但很過癮,一片荒漠裡孤路上孤人孤車,當時還未有GPS導航,靠的就是一兩張A4紙的路線圖。

  九十年代中,不少活動都移到美國去。這是我最害怕的地方,雖說理論上是一個世界最自由的國家,但入境申請十分麻煩,費用又高,成功與否全沒把握。坐十多個小時飛機,上機時太陽在頭頂,下機時太陽仍然在頭頂上,生理時鐘完全錯了,人在美國的首兩天總是魂不附體的,到得時鐘調過來,又要回香港了,時鐘又搞亂了,多去幾次美國試車,命也短兩年。有段時間,很多車廠喜歡到中東迪拜試車。老實說,我不喜歡這個地方,像一個虛幻的城市,全都是新建的大廈,標奇立異的。但路是否很好?真的不怎麼樣。黃沙上硬鋪柏油路,四周卻沒什麼景物,更沒有什麼依山而建的好彎路。試極速的話,那還是可以的,試汽車的動態,根本就是浪費時間。

  沒多久,活動地點換到南歐的西班牙和葡萄牙。這兩個國家得歐盟幫助興建很多基礎設施,路都是新得黑漆漆的,加上天氣好,有山有海,所以我們護照上近十年的海關蓋章最密的都是這兩個國家。它們的路有十分多變化,景色也很好,只是路上車多。明明是荒山野嶺,會失驚無神有拖拉機與你迎頭出現。

  你可能會覺得奇怪,為什麼沒去日本或英國?去是有去過的,但不多。日本車廠保守,通常不讓你在街上開車,不像歐洲車廠那麼放膽。去日本試車通常在試車場裡,而且都是鑊型,自己活像輪圈裡拼命跑的白老鼠,很悶很無聊。英國不是個試車的好地方,因為路況不好,人多車多,說不準會出事。不過,我看重要的還是成本問題,英國車廠在這二十年裡十分低沉,生存都成問題,何來再搞成本高昂的國際媒體試車活動?

  近四五年車廠的試車活動似乎有點不同了。試車的時間短了,空餘的時間多了。從前一次旅程四至五天,兩天在來回飛機上,剩下的便是試車。不停地試,一天走四百多公里極之尋常,總之餘下時間就是不多。現在的海外試車,能一天跑三百公里已經要酬神感恩;若能有連續兩天試車,更加要回香港買張六合彩。就算試車路程不短,也要看試車路線是怎樣,近幾年車廠似乎愈來愈沒在這方面花心思,公路路段愈來愈多,山路路段愈來愈少,而且路線裡都是人煙不稀的地方。可能車廠能安排出來的新車不像從前那麼多,要招呼的媒體卻有增無減;又或者推出新車再沒像過往那麼稀罕,一間中大型車廠,一年裡便會推出十多二十款新車,其中不少是在相同車系中的變種,能大張旗鼓地向世界媒體宣傳的要點並不多。怎樣也好,我自己對這些海外試車的要求很簡單,就是能夠盡情地試駕新車,餘下的時間可以和工程師摸摸酒杯底,讓他和自己喝得面紅耳熱的時候,有意無意之間打聽到一些消息,又或者學到一些自己不知道的東西。就好像福士Phaeton推出沒多久,VW的工程師在半醉半醒間說了豪華房車不再是三箱四門的設計。同樣地,在DSG還是剛推出,保時捷工程師於酒酣間說了DSG生產商到保時捷敲門,之後又如何推薦給V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