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mborghini Sián
實戰篇:燒吧燒吧

Posted 07/01/22

Sián包含了一些高明工程技術,明白晒。不過單憑科技難以令人雙眼為之一睜,脈搏為之加快,那麼就讓我們馬上點着後燃器吧。

Words: Ollie Marriage / Pictures: John Wycherley / Translation: Tony

我沒有料到恐慌時刻來得這麼早。早上十一點,我倆正在Dunsfold跑來跑去尋找汽油罐。畢竟這個過氣皇家空軍機場現已開滿驗車中心、古董車及賽車專門店、航空和運輸公司,變成那種大家都以為會見到成堆汽油罐的地方。可是我們在這個向汽油致敬的天地找來找去只到一個空油罐,別無選擇之下唯有將就將就。於是我倉忙趕往油站掃光貨架上所有罐裝汽油,再拜託店員翻遍士多房看看有否存貨,然後在尾箱內有45公升高辛烷值汽油晃來晃去的情況下,小心翼翼駕駛TG長期測試的Honda e返回Dunsfold校場,所以我很清楚這件事何其諷刺。

我自問從未遇過喝汽油喝得比Sián還要快的汽車。哎,原來這就是林寶堅尼首個混能型號所面向的勇敢新世界。它抵達Dunsfold時尚有半缸燃料,如是者跑了四個圈和稍為在靜止狀態下大開油門以拍攝噴火效果後,燃料存量竟已下跌到只剩四分一。姑且當剛才跑了16公里,其間耗用的汽油少說也有15至18公升吧?我認為平均耗油量充其量只有94L/100km。我們經常思考世上最後一公升汽油應該怎生使用,有人會精打細算盡量省着用,林寶堅尼卻想出一個比火上加油更快解決這最後一公升汽油的辦法。

不過這招火上加油並非只是徒增熱力和灰燼,而是換來聲浪與速度。等一等,這個說法不是很大程度上概括了超跑之為超跑的原因嗎?換個說法就是汽油從一邊進入,聲浪和速度從另一邊出來。那麼Sián又有甚麼獨到之處呢?表面看來並不多,畢竟它的機件大多來自Aventador,混能系統的動力輸出或好處亦不見得高於LaFerrari八年前所到達的境界,甚至不能悄無聲息地慢慢走。

超級電容科技的確很有趣,但你反正不會見到電容器的廬山真面目,就算拆下一幅過的後甲板也無法一窺箇中玄機,只能透過屏幕上的圖形得悉加速或煞車時的充電或放電率,甚或根據隱約可聞的嘯聲斷定車上確有一個電動馬達。何況這個馬達只能產生34bhp和3.6kgm,在勁似決堤的引擎動力洪流中簡直弱似吊鹽水。

縱有花俏科技傍身,這部林寶猶能用超級本領嚇破你膽。

這套電氣系統並非為了把6.5公升V12的動力從774bhp提升至808bhp而存在。非也非也,它的真正用處其實是填補轉檔過程中的動力缺口。林寶堅尼在2012年推出Aventador時未有選擇雙離合發展路線,而是堅持使用單一離合器加減式波箱。這款脾氣古怪的波箱在過去多年雖然變得愈來愈好,但只屬寸進。Sián在引擎和波箱之間則設有一個電動馬達,以便波箱變招期間填補引擎動力一鬆所形成的波動。

動力波動所帶來的問題有目共睹,可是當你一開一關的動力高達774bhp,用34bhp電氣動力填坑又有多大作用呢?你猜得對,作用並不大。在Corsa模式之下開盡油門,這副波箱其實相當暢順,轉檔之快幾可媲美雙離合貨色。可是用Strada或Sport模式從靜止狀態爽快加速絕塵而去,即是車手好想用舉重若輕的大俠姿態擺脫惱人揭背跑車的時候,就得格外小心處理一波轉二波的功夫了,因為這個步驟可能害你的形象變得更似一個業餘車手。所以你會按一向做法辦事,到頭來還是要好好管理轉檔動作,拉動轉檔撥片之前循例縮一縮油門。

這個混能系統還有其他缺點。別說迎合那些在中東地區摩天大廈之間風馳電掣的車主,或者在倫敦與Uber司機爭奪公路上的有利位置,Sián硬橋硬碼的差速器就算在你駛出停車位時也會煩躁不安打打鬧鬧,慢速行走期間引擎會不時打嗝猶豫不決。

在跑道走兩圈已夠所有人圍爐取暖

我對此十分高興,因為這一切意味林寶堅尼造出了他們想要的汽車,一款為本身動力和聲浪載歌載舞,只要燃料不缺便毫不在乎油耗,雖有混能系統傍身卻不會任其妹仔大過主人婆的油電超跑。對,超級電容技術的確有趣,電氣化也是必需的,在未來……(打個喊路先)終有一天會大行其道,不過直到這一天來臨之前,請好好欣賞這副V12吧!

除了作為一股藏在車手背後的力量,迄今為止從來沒有人能夠造出極具娛樂性的電動特級超跑。Sián卻煉成了風味超乎一個快字的性能,一種在身心兩方面都予人無儔劇力的性能。這副引擎非常賣力,賣力到排氣喉居然變成巨型本生燈,就連四周空氣都為之化作一股死纏着車尾的超級熱浪,所發出的聲浪簡直勁到一塌糊塗。

我們的前線基地設於Hammerhead彎,與Gambon彎的直線距離超過一公里,中間還隔着一個小小路峰,但身在Hammerhead的我仍然可以憑聽覺推斷Paul Horrell怎樣運用油門,相當準確地掌握他在哪個轉速轉檔,以至知道他是胸有成竹呢,還是力不從心。Sián好比一個冷酷無情的廣播員,車手未有全力施為的話,根本逃不出旁人法眼。排氣喉是否對着你所在的那邊並不重要,因為Sián的音波功實在太勁,充滿戾氣的V12咆哮和怒火簡直無遠弗屆。車廂內的聲浪則比較微妙複雜,凸輪軸細語、進氣系統吐納聲、活塞敲擊樂和排氣叫囂不絕於耳。

不過更重要是腳下功夫貨真價實。個人覺得Sián不像Aventador SVJ那麼專一修練賽道功夫,不過正因為它沒有強求劍氣四溢,在賽道上反而更顯動作流暢。知道它仍然具備四輪轉向功能和可變轉向比例時,我真的感到很意外,因為它的一舉一動實在太自然,自然到令我以為廠方已經把相關系統刪除掉。

儘管軚盤位置偏高,轉向操縱仍然是一樂也,能夠把派拉利輪胎拾取的信息好好傳遞到你手上,信息清似V12繪影繪聲的表達力。車手可以傾盡全力劈彎,不過觸發轉向過多之前會先發生轉向不足。然而一待車頭安頓下來,車尾在二波大開油門一刻便會畫出一道大弧。但這一畫很快便收筆,因為四驅會把部分動力調往車頭,如此一來閣下就可以用四平八穩的姿態表演四輪側滑。這手功夫對我來說誠是避免丟假的妙法,而且側滑角度就算很大也能夠修正過來。事實上我在濕滑場地居然有信心肆意駕駛一部關上穩定控制功能的250萬鎊特級超跑,已經清晰說明了Sián的功夫多麼了得。無論是車身控制力、車架剛度或重心管理,Sián通過每個彎角時都做到萬劍歸一的境界,舞起來亦比我預期還要輕盈,儘管減速時體重會變得相當顯眼(林寶沒有交代Sián有多重,但肯定超過1,550kg)。這部車最初幾次回站換手之後都有極佳表現,不過之後煞車踏板便要踏深一點才有效,煞車碟亦開始熱到發光。

我們應該把Sián視作林寶背城借一的最後一擊嗎?個人對此存疑。若說世上有人有辦法規避法例令汽油陣營香火不絕,這個人肯定叫林寶堅尼。這個門派最擅長炮製聲浪、劇力、攻角、火光和怒氣,Sián在這些方面完全沒有辱沒師門。

「隨着這類汽車愈來愈稀有,大家自然會更加對它們另眼相看。」

那麼Sián是向V12致敬的示範作嗎?隨着這類汽車愈來愈稀有,日常接觸到的機會又愈來愈少,大家自然會更加對它們另眼相看。也許基於這個原因,我並不覺得這部改裝Aventador的價錢難以接受,反而覺得它是斤兩十足的特別貨色,價值並不限於其稀有性。

不過大家無謂想得太多。我就沒有左思右想,只是叠埋心水與它共舞享受箇中樂趣,領略煞車變得一片通紅熱浪持續上升的滋味,見識排氣喉吐出蛇信一樣的青色火舌,以及大氣亦為之激盪的氣勢。就算進入了電氣化時代的過渡期,Sián消耗燃料之快在江湖上仍然跡近無敵,本人居然覺得這樣亦無傷大雅,結論豈非盡在不言中?

原文來自《TopGear極速誌》 2021年5月 第152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