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rsche 911 GT
阿CHRIS走進糖果屋

Posted 06/11/21

一個放滿了歷代911 GT的車房?唯有一人能勝此任。

Words: Chris Harris / Translation: Tony

Andreas Preuninger:Chris,歡迎駕臨我們的挪亞方舟,這裏收藏了保時捷歷代GT,各有一部。

Chris Harris:你知道常人會夢想金屋藏嬌或俊男嗎?我則夢想擁有一個滿載保時捷GT3的車房。我們從何開始好?

Andreas Preuninger是保時捷GT部門老總,過去廿多年一直負責為911削減重量、加添尾翼以及貼紙。世上沒有人比他更熟悉硬派後置引擎跑車,C Harris先生可能是唯一例外……

AP:其實開始沒有我份。我從第二代開始參與GT3開發工作,所以錯過了初版。CH:既然你沒有參與開發第一代,我可以說幾件事吧。我記得1999年7月來到Weissach接收英國第一部GT3。那部GT3非常有型,但並不完美。我們把它帶到賽道,結果發覺速度未如自己預期般快,煞車威力又不足。你開發的第二代報稱添了20bhp,個人卻覺得好像添了50bhp,而且煞車很管用,你的魔法亦從此發揚光大……這一切如何演變出第一款GT3 RS呢?

AP:那是我夢寐以求的項目。因為我十歲時,床頭總是掛着一張Carrera RS 2.7海報。當初之所以開發GT3 RS,皆因我們剛好要為996 RS賽車的新型輪轂載架取得規格認證,但我想因利成便向2.7 RS致意一番,於是加入了碳纖維頭冚和當時堪稱巨大的尾翼。

CH:如今看起來很細小呢。

AP:你知道這是第一款採用Alcantara裝潢的保時捷街車嗎?應用範圍限於軚盤、波棍和門柄,聚碳酸脂車窗也是第一次使用。

CH:很毒呢。這款車的轉向妙到難以置信,不是嗎?簡直好像活生生的。

AP:那時寶馬剛剛炮製了M3 CSL,我亦十分喜歡這款寶馬,覺得它是個很好的對手。我們選用了派拉利,他們則用米芝蓮,這個分別對轉向構成了很大影響。

Preuninger在家教孩兒,下一課要教的是抓着力與牽引力的關係。

CH:對啊,997的確抵讚。它有點被世人遺忘,因為人人都想要第二代。其實它的引擎很精彩,不是嗎?

AP:這款車非常特別,亦非常成功。它率先使用了米芝蓮的超高性能輪胎,我們還為它安排了陶瓷煞車,波箱只提供手動貨色,完全符合你對跑車的要求。

CH:你曾經多少次開這些傢伙出門,好提醒自己正在栽培怎樣的DNA?

AP:我覺得與舊型號交流非常重要。此舉可以重設你的內部開關,因為記憶很容易令人美化過去忘卻新事物。我的整個隊伍都會反覆駕駛這些汽車,確保新型號秉承前輩的本色、美德和DNA。

CH:二代目997的確冇得頂。我用這一代錄得的里數大概比其他GT3都要高,對我來說感覺就像你們的GT部門真正做到了自成一派,每一個人都想買它一部。

AP:因為我們料到銷量足夠讓投資回本,所以不惜工本動用了新型煞車、軸心鎖式輪圈、3.8公升引擎和設計不同的凸輪軸追求更高轉速和更大馬力。

CH:你曾經告訴我這些柵格使用了一種容許氣流更大量地通過的新塗層。我記得自己當時心想「哇,你講真㗎」,但看你神情卻又十分堅定。買這類車的人就是講究細節。

AP:我們喜歡執於細節,因為聚沙成塔,眾多小事加起來就可以成就更可取的整體結果。

CH:很有詩意呢,那麼談談這邊的一部GT吧。這是大家迄今仍在談論的GT3 RS 4.0。我記得當日你講解將指揮燈拉闊以配合拋闊沙板所涉及的成本時鐵青着臉,你可以再說一遍這塊膠件花了多少錢嗎?

RS 4.0是驚世作品,手掣反應難以捉摸,Chris的右腳更被它壓了好幾個小時。

AP:我想量產實物之前已經花掉25萬歐元。那是我們第一次製作碳纖維泵把,車廂裝備亦拆得乾乾淨淨,整體包裝手法對今天的汽車來說仍然有着好些值得借鑑的地方。由於開發新型GT3,我經常會開這部GT。

CH:新型GT3就是那邊用布遮蓋着的一部吧,我可否……

AP:現在曝光未免太早。你暫時只能滿足於隔着面紗打量它,就像打量新娘子一樣。

CH:要我老遠飛到德國卻冇車睇,你肯定自己不是法拉利嗎?好,那就看看991 GT3吧。我依稀記得自己在巴塞隆拿第一次開這款GT,結果很快便清清楚楚明白到西班牙警察不太喜歡我們在那邊出沒。

AP:他們還用直昇機窮追我們呢阿Chris。

CH:係呀,場面簡直好像《通天奇兵》拍得很爛的一集。他們把直昇機降落到公路上,只是對我們說了一聲「你們現在就得離開」。

AP:我們當時很擔心那個在路旁架起的攝影機會錄下我們在那裏飄移的全部過程。

留意到唯一不是911的作品嗎?也許比你所想更常出門呢!喔,犯法㗎。

CH:我早已把那張SD卡藏進襪子中。無論如何,讓我們繼續談談這部車吧。這是你最惹人爭議的一着,居然動用了後輪轉向和電動輔助轉向,波箱只可選PDK,所有網上論壇頓時為之鬧得火紅火綠。

AP:我給此車的贈言是「講多無謂,試過就知」。

CH:結果換來許多像我這樣的記者說甚麼「喔,原來沒有手動波箱」,你採取了甚麼行動回應?

AP:就是911R。我必須坦承991 GT3計劃的規模實在太龐大,所以不得不把手動波箱推遲到日後處理。911R便率先使用了這款新波箱,既成就了一顆明星,亦為我們下次開發的GT3提供了一款現成波箱。

CH:我知道自己年事已高,但就是喜見它們沒有尾翼,車廂綴以千鳥格紋。我不會在此地久留,因為我雙膝可能發軟,所以現在可以拉下新型GT的面紗嗎?

AP:我告訴過你,我無權這樣做。我若因此失去這份工作,便無法炮製更多這樣的汽車。

CH:到時我也得找地方藏身。哼哼哼,我剛剛望見一部991 GT3 RS喎。

AP:說到賽道性能,這款GT簡直令整個遊戲翻天覆地。我們從未造過這麼極端的汽車,下壓力之大在同級中首屈一指。曾經有其他公司聲稱他們的型號也有本事產生這等下壓力,於是我們把這些車送進風洞,結果發現它們連接近同一水平也談不上。我們的RS真的可以在極速之下產生350kg下壓力。

Harris用手捏喉核分散注意力,試圖掩飾褲襠突起了一塊。

CH:我打算暫時忽略GT3 RS二代目,因為它旁邊有一部GT2 RS。這頭700匹馬力的怪物究竟從你腦袋哪一個古怪角落冒出來的?

AP:那時候我想要一副聲浪好像1990年代911 Turbo,而且了無渦輪遲滯的引擎。如果只許我在自己有份開發的型號中挑選三個收藏對象,GT2 RS永遠會是其中之一。這份名單會不時因為我的心情而有變,但GT2 RS總會榜上有名。

CH:明白,那麼現在跟我聊聊這部992 GT3的細節吧。它的動力相對上一代並沒有大幅增加,但500匹放諸公路應該十分足夠,不是嗎?

AP:這種大小和重量的車,500匹馬力已經夠你在幾分鐘之內身陷囹圄。我們當時專心琢磨的地方是駕駛性和信賴感。這部車跑紐布靈快了許多,縱使馬力只是微升10匹已經大有收獲。

CH:聲浪也很中聽。我本來擔心新法例會令車廂內的聲浪流於枯燥乏味,結果卻全無此事。

AP:它的聲浪雖然有點老成,比以前稍為成熟了一點,但車廂內的聲浪比上一代還要響亮。不過妙處並不限於引擎,我們還在前懸掛使用了雙願骨,是911的破天荒第一次。

CH:那時候有許多開保時捷的賽車手異口同聲地說「謝天謝地,我們等這一天已經等了廿年」。

AP:這一招對GT確有幫助。雖然車身尺寸稍為增加了一點,但也帶來了多個好處。它的左右輪距變得更闊,又有全新前懸掛,賽道身手好得多。

CH:那麼992 GT3會備有手動和PDK波箱嗎?

AP:你可以任擇其一,因為我已經厭倦告訴大家哪一個才是正確組合。

CH:會推出Touring嗎?

新型992 GT3的「鵝頸型」尾翼說不定會發出嘶嘶聲威嚇你家狗狗

AP:將新一代送進市場後再過一陣子便會推出,開去歌劇院也毫不失禮。如果世上沒有Aston Martin,說不定這就是占士邦會開的汽車。

CH:不是很有型嗎?占士邦也開過GT3 Touring喔,這樣才像樣嘛。會推出開篷版嗎?

AP:不。

CH:柴油版呢?

AP:哱,有啊,Chris。

CH:電動版呢?

AP:喔,這個當然啦。

研發不遺餘力,血統源遠流長,引擎卻依然裝錯地方。

CH:說真的,望着這批作品,我覺得自己有點老。

AP:你覺得老?那部橙色997 GT3 RS可是我孩子出生後從醫院接他回家的同一部車呢!

CH:這是一份很精彩的遺產,雖然花了好幾年建立江湖地位,但過去廿年不是很風光嗎?

AP:也是呢,但我們仍然有好些想法等待下一次發揮……

原文來自《TopGear極速誌》 2021年4月 第151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