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寶Countach轉世
十大餅印導賞團

Posted 18/08/21

相隔五十年,新Countach能否再次令世人驚呼「Countach」?

重用50年前的舊名,LAMBORGHINI是詞窮了嗎?非也。廠方解釋,新車重用Countach一名,皆因兩者都是象徵著同樣的造車理念:破舊立新。當年Countach的外形與Miura大相徑庭,如非憑車頭徵章,難以聯想到是出自同一車廠之手。時而世易,這次重提Countach,正是代表了廠方對未來跑車設計的超時代眼光,但破舊之處不在外形,而是內在科技。

新Countach代號為LPI 800-4,「LP」意解萬年不變的「Longitudinale Posteriore(縱向後置引擎)」,而「I」即是「Ibrido」,中譯為「混合」,是謂混能技術,亦代表廠方眼中的未來已鐵定為電氣化。

動力規格一如早前的SIÁN FKP 37,引擎採用寶刀未老的6,498cc V12,沒有花俏渦輪增壓器,一切依賴自然活塞運動一吸一呼,紅區上探8,700轉,淨引擎最大輸出為780匹/73.4kgm,配上老派7速ISR單離合器自動化手波及第四代Haldex四驅。

「哪有何創新呢?面世十年的Aventador都是這樣呀!」答案是Supercapacitor(超級電容)混能技術。比起傳統電池,電容的優勢為充放速度快,亦相當輕巧。雖然容量不足以在市中心遨遊四方,但在賽車場急煞時卻可快速回收大量動能,繼而於彎末直路及換檔時施力予後輪,好比一名隨傳隨到的能量法寶袋。此系統採用48V電壓,最大電流約600A,輸出可達34匹/3.6kgm。有趣的是,電容連摩打只重34kg,換言之每1kg能貢獻整整1匹,馬力重量比相當驚人呢。

油電混合,總輸出可達814匹,亦即代表LPI 800-4之名其實是低估了14匹,真狡猾。性能方面,0-100km/h 2.8秒,0-200km/h 8.6秒,極速355km/h,一切與Aventador LP 780-4 Ultimae出奇地接近(後者0-200km/h僅慢0.1秒)。不過,正如醉翁之意不一定在酒,Countach的賣點從來都不只是速度……

相隔五十年,新Countach能否再次令世人驚呼「Countach」?

1. 最俐落的楔形

「Wedge(楔形)」超跑之源,林寶堅尼Countach是也。橫看車身,腰線從鼻尖一路攀升,猶如斜台,直至車尾輒然中止,方為玄門正宗。新舊Countach都把這身剪影發揮得淋漓盡致,更特意不用外掛式大尾翼,就是要保留完整的平滑線條,重現初代Countach LP 500/LP 400無添加之美。看慣了臃腫的25週年紀念版的忠粉請離。

相隔五十年,新Countach能否再次令世人驚呼「Countach」?

2. 萬事俱備,只欠彈燈

廠方指,新Countach的車頭參考了往時5000 Quattrovalvole型號,特色包括梯形頭冚、低矮長條形面罩及扁平長方形明燈組。針對後者,TG恕有保留,畢竟老Countach的明燈只罩著指揮燈及細燈,真正的雙圓頭燈藏了在後方的彈燈之內。長方形明燈,不是更像Diablo嗎?不過TG明白現今安全標準恕未能容下尖如刀刃的錐形彈燈,惡形惡相的車身配上圓燈亦有違現代美學常識……

相隔五十年,新Countach能否再次令世人驚呼「Countach」?

3. 大牛法則:不規則輪拱

誠然,初代LP 400 Countach(如圖)的前輪拱是半圓形,直到後來的LP 400 S才改用了不規則前輪拱。新Countach的前輪拱,直接用了不規則形狀,稍有違「原著」之嫌。

不過,其後輪拱卻是原汁原味地復刻了Countach標誌性的奇趣造形,猶如小孩弄紙黏土時一下錯手釀成的「傑作」,也許是當年Bertone設計師繪製草圖時打了個噴嚏所致?自此,所有V12的「大牛」均沿用此細節,在Aventador身上稍有淡化,今天再次回歸。

相隔五十年,新Countach能否再次令世人驚呼「Countach」?

4. 門邊三角黑胎記,驗明Countach真身

老Countach車門後方有一處三角胎記,實為NACA導口,是為了引導氣流至散熱器而設。廠方特意為此掏空輪拱及車門,再髹上早期Countach獨有的黑色,造就了車壇最膾炙人口之一的導口設計。

側導口非甚麼新鮮事,Aventador早己用得爐火純青,但在新Countach上刻意以黑色重塑經典外形,果然有心思呢。順帶一提,新Countach整個車身都是碳纖製的,因此這片飾面其實是一大片裸碳纖,陽光下的碳織紋閃閃生輝,一見愛上。

相隔五十年,新Countach能否再次令世人驚呼「Countach」?

5. 還是魚鰓好

這是一項在量產型老Countach被摒棄、今天凱旋回歸的細節:側車窗之後的魚鰓形進氣口。在1971年日內瓦車展,老Countach原型車LP 500面世,當時Bertone的原著設計用了每邊六片魚鰓,兼顧進氣及冷卻。後來,廠方發現只靠數條小隙滿足龐然V12的吞雲吐霧可謂妙想天開,繼而僭建上兩個大盒子及NACA導口,方能替引擎避過火劫。現今跑車的擾流效率大大提升,廠方亦對原著的魚鰓念念不忘,Bertone設計師必定老懷欣慰。

相隔五十年,新Countach能否再次令世人驚呼「Countach」?

6. 你的電話撥輪只有五個數字?

1978年LP 400 S登場時,廠方的設計師也許是看厭了本來的UFO輪圈,便換上了新式的五環設計,由著名單車零件廠Campagnolo製造。可能是形狀所致,坊間稱之為「電話撥輪」,但TG覺得不太吻合,畢竟電話上不會只有五個數字,也許改叫「蓮藕片」會更貼切,霸氣盡失呀。

新Countach的輪圈亦有類似設計,大小為前20吋後21吋,唯因應現代汽車美學,難免要掏空邊緣及弄多數個尖角,但在六角框內仍隱約可見五環,應記一功。鮮花還需綠葉襯托,花俏輪圈之旁,還有Pirelli P Zero Corsa車胎及碳陶瓷煞車,老Countach望見定必口水直流。

相隔五十年,新Countach能否再次令世人驚呼「Countach」?

7. 尾中翹楚

Countach車尾要點有二:倒斜形態及六角形尾燈組。先談前者,Countach車尾如同一大片鴨屁股,上方突出成尖,下方卻似縮進了尾輪拱,看上來就像一片倒轉放的芝士,速度感油然自生。一如不規則尾輪拱,這設計在大小蠻牛中已漸漸失傳,改配了誇張的尾擾流及擴散器,十年前的Sesto Elemento更斗膽在車尾下方安置了一個紅噹噹的尾波箱差速組呢!新Countach返璞歸真,抵讚。

另外,六角尾燈組亦是來自經典Countach。不過,記性好的讀者相信會認出其內燈組與兄弟車SIÁN FKP 37雷同,不禁令人暗想是共用零件省成本嗎?其實,舊時的林寶堅尼有大量車身組件都是坊間採得,例如Diablo的頭燈就是來自Nissan 300ZX(Z32)。莫非林寶堅尼家族承傳之一,就是共用零件?

相隔五十年,新Countach能否再次令世人驚呼「Countach」?

8. 唔夠喉嘛

除Countach及某些較早期的Diablo外,大部份現代Lamborghini的尾喉排列都是緊湊地置中或放於外側,儘量減少對車底擾流的不必要干預,因為該位置是兵家必爭之地,用來安裝擴散器等等,不能隨意放置排氣喉。新Countach嘛?四圈黑洞橫排,雖然明顯削減了擴散器的面積,但視覺效果的確無價。

相隔五十年,新Countach能否再次令世人驚呼「Countach」?

9. 毋忘初代鉸剪梟雄

認真想想,鉸剪車門可謂汽車史上最愚蠢的設計之一,撇除造價等不說,車手進出時總要卑躬屈膝,在鬧市開關亦惹人妒嫉話柄,比它更耐人尋味的車門設計也許只有Tesla Model X的鷗翼門。

不過,在初代Countach身上它倒有一處妙用,就是倒車。坊間有傳,Lamborghini Countach的官方倒車指引為:轉入後檔,打開車門,把屁股坐在門檻之上,再伸頭望後,慎防尾翼下藏有目不轉睛、凝神定看的滑板小子。

當年Countach是首輛有鉸剪車門的Lamborghini,亦是首輛配備鉸剪車門的量產車,及後發展衍生成為廠方V12跑車的獨門精髓。談到Countach,怎可不能向此致敬呢?

相隔五十年,新Countach能否再次令世人驚呼「Countach」?

10. 各「色」其適

官方圖片中的Countach,車身顏色名為「Bianco Siderale」,熾白中又有一絲珠藍,取自車廠創辦人Ferruccio Lamborghini親自駕駛的Countach LP 400 S。新Countach的顏色分為兩大類,其一是歷史顏色,如「Impact White」、「Giallo Countach」及「Verde Medio」。若然閣下偏好新潮,亦可選擇一系列現代金屬色,如「Viola Pasifae」及「Blu Uranus」。

新車售價不詳,網上有傳可逾$300萬美元,限量112輛,呼應當年Countach內部計劃編號「LP 112」,據悉經已完售,將於2022年首季交車。TG弱弱一問:何時輪到復刻Miura及Diablo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