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olvo P1800 Cyan
乖乖不得了

Posted 21/07/21

有請夢想中的復古改裝富豪,何況此車動用了房車賽引擎。

Words: Jack Rix / Pictures: Mark Riccioni / Translation: Tony

閣下要是有幸一擲38萬鎊加入每年只會增加十來個的富豪P1800 Cyan車主行列,不妨聽本人一言用零用錢另外買一部六零年代原裝P1800,因為只有這樣方能領會Cyan Racing到底花了多大功夫以達致復古改裝大法的至高境界。

為防有人覺得這身顏色不夠搶眼,有漫天烏雲烘托自然再好不過。

全長四米半的玲瓏車身,配以光似滿月的碟型輪冚,原裝P1800真可謂美輪美奐,Cyan重新構思的改裝版卻比之更美妙。他們保留了P1800細膩動人的駕駛風味,同時在恰當地方注入更加多力量,不惜花功夫修改整體比例感以顯其趣(前輪變得更接近前方,使座艙看起來較為後傾),注重細節的程度無可避免會被外界拿來跟加州某家著名改裝商相提並論——Cyan改造舊型富豪的功夫,簡直與Singer改造舊型911一樣鉅細無遺。

想到一部盛惠38萬鎊,我們實在不知道閣下會否操它操到需要動用翻滾保護架的境界。

把P1800 Cyan拆散的話,就以圖中這一部為例吧,你會發現來自1964年供體的硬件僅限於座艙四周重約50kg的鋼鐵構造、頭冚鎖扣、傳統抽拉式手掣和擋風窗水撥。忠於原著的複製品?算了吧,Cyan重新構思的其實是滿載當今尖端賽道科技成果的P1800,何況完成品十分養眼。

車門內側用皮帶代門柄,顯然因為門柄太大路。

考慮到新手可能不知就裡,這家改裝商其實前稱Polestar,後來由於富豪把Polestar一名撥給全電動分舵使用才改稱Cyan Racing。無論叫甚麼也好,這家公司都是叱咤當今世界房車錦標賽的王者,可想而知他們對於怎樣把富豪街車改造成賽道利器應該「略知一二」。據Cyan總經理Hans Bååth說,是次計劃的出發點原本是為了慶祝他們奪得2017年世界房車錦標賽。碰巧富豪在同一年慶祝創派九十周年,於是就這樣變成一個「向所有富豪賽車致敬」的改裝計劃。

難決斷,難決斷……「呃,管他呢!一口氣買下兩部就是了。」

引擎也在改裝範圍之內。這副2.0公升渦輪增壓四汽缸引擎,與S60 TC1賽車奪得2017年世界錦標所用的引擎如出一轍,動力經調校後達到414bhp和46.5kgm,轉速可達7,700rpm,驅動格式當然是後驅。其他傍身法寶還有Holinger五前速手動波箱、限滑差速器一個,以及動用了賽車級雙願骨和可變吸震筒的全新懸掛系統,而且所有可以用碳纖維製造的地方幾乎都一律用上碳纖維製品。結果整部車的重量不外乎990kg,比福特Fiesta還要輕巧。喔,牽引控制也好,ABS也好,車上並無電子輔助駕駛系統,是禍是福但看閣下修為。

喔,謝天謝地。我們一度擔心他們會在這裏裝上一副電動馬達。
沒有ABS,亦無牽引控制系統,所以煞車是名副其實的最後一道防線。

開這部車的美妙感受早在扭動小小車匙之前便會湧上心頭。你會一邊靠近它,一邊用盡脖子所能承受的扭動角度左右打量這身造型,甚至蹲下來欣賞車尾的中置尾喉,或者沿着車側那道斜飛主線條輕拂手指,因為那份誓要讓脊線貫通鑲嵌式輪拱眉的執念而發出會心微笑。車身所用顏色亦非單純的Polestar藍(為免外界混淆,富豪答應未來十年都不會用這種藍色,實在值得讚許),還包含了向瑞典賽車專用色的敬意,頭冚條紋的淡黃色則與850 T-5R所用的Gul Yellow相符。

筆者扭盡六壬扮演俠聖,反而令我們更加懷念羅渣摩亞。

打開車門跨過翻滾保護架橫樑,你會馬上墮進一個由黑色真皮、貌似容易致癢的北歐灰色型格布料、鍍鉻儀錶和刻有瑞典文的開關交織而成的世界,下雨的話你至少有六分一機會找到水撥開關。引擎點火後傳來一股低沉而單調的怠轉聲,一催油門又會間中發出超轉爆炸聲。說來不無一點遺憾吶,從外邊聽這部車的聲浪,其實比置身其中更為悅耳,所以路人甲乙丙反而更有耳福。踏下離合器踏板,信手一撥苗條得來十分扎實的長長波棍,起步一刻務須留意離合器的嚙合點原來頗高。不過若非肆意逗弄,或者像我這樣穿着一雙九號跑鞋,這部車對車手的要求其實不會比駕駛柴油XC40高。

乘坐舒適否?好吧,那就馬上看看內裏有何乾坤……哇哈哈。

既有這麼養眼的舊派儀錶,又何必花功夫搞甚麼數碼錶板呢?

哇,爆發力相當猛呢!渦輪增壓本色毋庸置疑,但增壓威力並非決堤一樣,而是順暢自然地一邊遞增一邊直搗轉速紅區。這時守着二波以不變應萬變的話,抵達轉速極限一刻大概就是把狗腿式波箱向下一撥撥進三波的最佳時機。試車期間,我一直很在意路面不時又濕又滑,因為這部車可沒有電子保姆掩飾我缺乏駕駛天賦的事實,何況這是目前世上僅此一部的P1800 Cyan,價錢甚至比好些豪宅還要昂貴。可是放膽試探一番的話,又會覺得這部車從善如流,不期然對這套反應迅速的動力輔助轉向系統產生信任感,開始理解這套煞車原來喜歡你狠狠踐踏,明白到這個傢伙原來喜歡這裏飄一飄,那裏擺一擺。Cyan把這副身手形容為「正宗後驅駕駛體驗」,我們則喻之為植入了無敵金剛屁股經常注射腎上腺素的耆英。

這件作品其實大有可能變成掛有車牌外形復古的賽車,畢竟Cyan本來就擅長追逐圈速,不過Bååth表示他很努力捍衛駕駛趣味,所以完成品是一個兼顧公路和賽道功架的妥協方案,下盤柔軟度足以在高速公路逍遙快活,速度和互動性又足以在賽道快意恩仇。所以車手大可忘掉計時秒錶,只管享受先天有點軟綿綿的下盤功夫,透過屁股感受車輛自然而然的動作和舊派類比風味,儘管這部車其實運用了新派技術,能夠承受粗野不文的駕駛手法。

「這是植入了無敵金剛屁股經常注射腎上腺素的耆英」
「保留了P1800細膩動人的駕駛風味,同時在恰當地方注入更加多力量。」

記得第一次看見這部車的照片時,我們曾經有一陣子默默思忖,以為這件作品是電動貨色。可是一知道事實並非如此,整個TG辧公室簡直好像普世歡騰。原因並不是我們不喜歡電動車,而是因為一款向昔日榮光致敬的汽車,實在好應該充滿汽油味。何況正如Bååth所說,電氣化「會令體重增至1,500kg……這款富豪跑車直到目前為止都好比時間錦囊,電氣化僅屬次要考慮」。

本人一向以為真正美妙的食物,無不妙在把最簡單的材料發揮到淋漓盡致。我早前在某家南非餐廳便吃過一道淋上了秘製醬汁的烤生菜,境界之高簡直出神入化。這部碳纖維雙座轎跑在簡潔引擎艙工工整整擺放的四汽缸渦輪增壓引擎,技術規格絕非震古鑠今,整體駕駛風味卻令人回味無窮。再考慮到此車的歷史淵緣、改裝計劃的大膽程度、上千個工時的製作功夫、執於精細的造工,以及相處時間愈久愈發明白它何其富有個性深度,何其充滿愛意,自然會認同這是非常特別的作品。Chris Harris早前在TG談及復古改裝法時曾經一語中的,令我們醒起「為何喜歡駕駛汽車,真正可取的汽車到底應該是何風貌」。我自問很喜歡駕駛,十分熱衷於現代超跑,可是一說到要自掏腰包,我卻情願家中車房放滿P1800 Cyan這樣的妙品。

事實證明他們的確按古法炮製,儘管索價亦十分相稱……

原文來自《TopGear極速誌》 2021年3月 第150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