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nger Porsche ACS
天生不羈放縱愛自由

Posted 08/01/22

保時捷911本來就有與生俱來的越野魂,只需Singer稍加點撥即可盡顯潛能。

Words: Jack Rix Pictures: Mark Riccioni Translation: Tony

在YouTube上就我們介紹這部車的短片發表評論而博得第四高點讚率的Jørgen Jørgen有此不朽名言:「不必多說,收下我的錢就是了。等一等……我原來沒有錢。」這番話其實帶出了Singer的恆久問題。這間因為執着於氣冷式911而為人稱道的加州公司,從鏽蝕魔爪中挽回的每一部保時捷在工藝、翻新工程和重新演繹方面都近乎完美無瑕,渴望擁有一部的念頭又豈止教人苦思量,更是一種肉體煎熬。不過對於百分之九十九點九的人類而言,有幸擁有一部Singer保時捷簡直是首相約翰遜梳頭一樣的天荒夜譚,有生之年根本不可能發生在自己身上。

所以我們只能發發白日夢,閉上雙眼幻想自己拉起車房大門,含情脈脈地凝望引擎非同凡響的絕世尤物,幻想與它踏破陽光遍地的荒僻道路,然後與Rob Dickinson一邊大喝冰凍啤酒,一邊挑選最完美的規格裝備。甚或索性去Singer總部閒逛一下,拜託他們給你炮製一些全新貨色,一些糅合了Singer所有「經典」特色,卻有本事把Baja 1000或達喀爾越野賽當作小菜一碟的貨色。喔,等一等,剛才提及的最後一個幻想原來真有其事……

「升高下盤和菠蘿胎其實與911十分相稱」

圖中所見是Singer演繹911 Safari配方的成果,是All-Terrain Competition Study(ACS)計劃的非凡結晶。這件貌似964和trophy truck配種實驗體的作品,是Singer應某位老主顧要求而製作的。由於這位顧客想要一部能夠「角逐越野賽,具備全地形突破能力」的氣冷式911,Singer邀請了經典911越野賽專家Richard Tuthill合作設計,並且在後者的大不列顛牛津郡大本營製作此車。事實上這位富甲一方的神秘顧客總共訂購了兩部同型車,這裏所見的白色版本用於沙漠高速越野,紅色一部則「針對高速高抓着力的柏油賽事而設定」。好消息是廠方已經取得這位貴客的許可,日後若有其他顧客想按同一規格翻新911,Singer大可照辦煮碗;這位仁兄果然大方。

「貌似964和trophy truck的配種實驗體」
星期日接婆婆出外午膳?在車頂旁邊搭一張梯會比較容易上落。

接下來交給Tuthill解畫。「這次委託來自Singer某位老主顧。他把兩部964丟給加州那邊的廠房,然後問『你們可以把它們當作越野賽車來處理嗎』。Singer的答案是『十分樂意,但我們會假手於人』,於是乎我就這樣牽扯進來。」

有說光陰潮汐不待人,所以筆直衝過去就是了。

Tuthill的公司本來就是在英國為Singer出品提供售後服務的拍檔,他本身也是一個醉心越野又富有才華的車手,如今則因為炮製1986年前的經典兩輪驅動911 Safari而在東非Safari越野賽叱咤多年的事跡最廣為人知。其實他和越野賽的淵源可不止於此。Tuthill的父親Francis在1977年便曾經用一部全副武裝的Beetle參加倫敦至雪梨越野賽,由是奠定了家族在越野界的江湖地位。後來他們在1980年代又夥拍Prodrive為樂富門911 SC/RS B組越野賽車研製車殻,這裏所見的ACS便有部分靈感來自樂富門911。

如果你看到這裏仍然覺得很難理解為甚麼要用一部下盤低矮的跑車作為越野賽車的起步點,更別說把它改造成非常講究離地距和經得起長時間折磨的沙漠buggy,答案其實很簡單:越野其實是保時捷與生俱來的DNA。911第一次參與的越野賽,是1965年蒙地卡羅大賽(有興趣不妨話你知,是第五名衝線喔),所以升高下盤和菠蘿胎其實與911十分相稱,如果車身好像1980年代中達喀爾冠軍車953或者959 Safari那樣拉上樂富門戰紋會更加貼題,ACS的大包圍式車尾便汲取了959的靈感。

你或會發覺出門購物時會下意識選擇較長的駕駛路線

Tuthill想趁此機會澄清保時捷911其實一向懷有一副越野魂:「就算是1965年的作品,以不同形態現身賽壇的911都可謂一枝獨秀,既有獨立懸掛,引擎位置又得宜,我的意思是就發揮牽引力而言……你我不妨暫時忘掉四驅,只要知道後置引擎可以把更多重量加諸後輪上,又可以動用大容積,如此一來扭力自然更強大,誠是一個必勝組合。」

考慮到手邊沒有火柴可用的情況,Tuthill的生火辦法……果然不大正統。

為這部ACS捐軀的供體,是一部1990年出廠的964,雙渦輪增壓氣冷式3.6公升平臥對向六汽缸力能產生450bhp左右,而且可以按不同賽事要求輕易調升動力輸出。其他傍身法寶還有恆定式四輪驅動、五前速加減式波箱(設計上可以升級至六前速,以備他日有需要發揮更高車速)、適合長征的大容量油缸、兩個尺寸十足的後備輪圈連輪胎(車頭車尾各一個),以及一個符合FIA規格的翻滾保護架。這些裝備並不見得格外輕盈,幸好整個車身使用了碳纖維鑲板,得以把部分額外重量抵消掉。車頭車尾的殼型艙蓋在工程師眼中可能流於笨重,不過與5mm厚的裝拆式車底保護鋁板雙劍合璧,卻代表閣下無論多麼遠離文明世界,都可以簡單快捷地檢查內部機件。

「Rob(Dickinson)堅持使用殼型艙蓋……果有見地。這些艙蓋設有門鉸,而且不是一般門鉸,當中動用了一些非常高明的工程設計,艙蓋升起時門鉸會向後推。不過基本上只要拔掉兩枚螺栓就可以拆下整個艙蓋,比賽期間有時就是需要拆掉艙蓋以免阻手阻腳。」Tuthill說道。

導致下盤大幅升高和輪拱大幅發育的懸掛擁有265mm驚人行程,四邊一律設置兩枝五路可調校吸震筒、四活塞卡鉗配鋼製碟煞,以及套上粗壯BF Goodrich輪胎的16吋鍛造鋁合金輪圈。「用兩枝吸震應付一枝吸震筒所做的工作代表可靠性更高。」Tuthill告訴我們:「何況你也想痛痛快快衝過一些大型障礙開懷大笑一番吧。」

相對於964原有的狹長設計,ACS的車窗和車頂跟車身形成了非常卡通的比例感,而且身上散佈着好些養眼細節。車頭擋泥板、刻有保時捷商標的引擎蓋和門檻,以及用單一塊鋁錠銑削成形的尾泵把尤其值得一提,就連拖曳掛勾環也精美得可以用來裝飾辦公室牆壁。

車廂大玩攻心計,務求把裝備刪減到剛好夠你在任何地形衝鋒陷陣的水平。所以你會找到FIA認可的桶座、正對着副手席的全功能導航系統、操縱液壓手煞的碳纖維桿,以及侍候兩位乘客的內置式水循環系統。不過車廂處理手法亦不失龍飛鳳舞,好像座椅便以潑墨手法撒下點點熒光漆,既可注入一點繽紛情趣,又可以提供一個發揮車廂個人化風格的機會。從波棍的滾花裝飾,至到附設車手對講機控制裝置的絕色軚盤,每一處都可見洋溢愛意的匠心。

放一點乾冰煙幕的話,可能會以為自己回到1998年玩緊Laser Quest。

價錢?不如這樣說吧,如果你真的有興趣訂製一部,以英鎊計最好準備七位數金額,以及一腔敢於把完成品帶到世界各地一展所長的熱誠。「我們安排了一個試車行程,我自己亦經常這樣到處跑。試車地點將遍及威爾斯和摩洛哥,加州沙漠當然少不了。」Tuthill面露笑容地解釋:「不過那位顧客三晚前發了一張手寫地圖給我。他在餐廳用膳時在枱布上畫了這張地圖,臨走時信手扯下枱布一角拍了照片發給我;看來地球上沒有多少地方不在他的探訪名單上。」

這部車天生不羈,為了在通常唯有殘舊Land Cruiser或者特製越野衝鋒原型賽車才會踏足的地形歷盡艱辛盡展所長而生,與花費數百萬鎊力求精雕細琢的restomod改裝車不啻構成了一個很滑稽的對比,然而這部車及其背後故事亦因此顯得格外引人入勝,所以任何打算買它一部收進地下恆溫車房長期插上涓流式充電器的朋友敬請高抬貴手。最後,我們忍不住向Tuthill提出了一個問題,因為所有人都有此一念:有可能製作街道版嗎?「所謂街道版,很大程度上視乎車輛的歸宿之地。現時猜測未免言之尚早,不過別看它貌似狂徒,本質上始終是一部改裝964,所以我不會排除任何可能性。」

原文來自《TopGear極速誌》 2020年10月 第145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