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90年平治560SEL
欲拒還迎的漆黑大肉腸

Posted 14/10/21

第五號報告:「這就適可而止吧。」我曾經這樣告誡自己,可是言猶在耳卻有人放售一部1990年560SEL……

WORDS: Mark Riccioni / TRANSLATION: TONY

本人並不好賭。此乃好事,因為我覺得自己不太擅長賭博,很可能淪為那種在輪盤旁邊說服自己賭多一鋪便會收手,結果押了100鎊買綠色之後短短五分鐘便加碼至200鎊買紅色的人。

我知道這個道理,因為我在汽車方面似乎總是犯上同一毛病。去年因為貪便宜買了一部機件無法運行的寶馬 M635CSi後,我便告誡自己修心養性不要再買車。畢竟這部寶馬是個不容錯失的好機會,只要快速修理一下就可以轉手。可是事隔一年後,這部車仍在我手中,而且粗略估計已更換了上百個零件,所涉及的開銷甚至比當初買下它的花費還要多,工程卻尚無了期,何況我迄今幾乎已有十年不曾賣出過一部車。

如是者六個月後,我又發現有人放售一部可以在街道合法駕駛的法拉利 360 Challenge賽車。這個看來顯然也是不可錯失的黃金機會,畢竟這麼不可理喻的東西哪有可能長時間無人問津呢?然而當時本人的信貸評級報告已經足以令2020年度的政府借貸顯得相當平平無奇,所以這次出手之後真的要適可而止喔。

你若用過適可而止這句話,應該知道這是一句謊話,一個可信度只能撐到下一部有趣汽車出現之前的滑稽承諾,不幸的是你下一次總會無可避免地碰上一個好到不能錯過的機會。

一待Ricci找出尾箱下面暗藏的毒品,這部車就可以償還自己的身價。

這是一部1990年平治560SEL,原裝貨本來已經非同凡響,這一部在1990年代初更去了一趟Brabus,自此便一往無悔,永不回頭。事實上它在這些年間踏破了許多許多地方,是以里程錶上讀數如今已高達462,000公里,儘管它在過去十四年其實一直在某個榖倉內投閒置散。

可想而知它的狀態遠遠未符在公路行走的要求。這裏刊出的細節特寫照片少之又少,其實不無原因——它的車身簡直一塌糊塗,每一塊鑲板或多或少都有生鏽情況,就算未見鏽漬斑斑,車漆至少也有些許起泡跡象。除了引擎發動不能,這部車以前還發生過意外事故。喔,它在許多年前還一度作為扣押資產送上拍賣會,儘管本人覺得這是九零年代德國改裝車常有的情況。

「它在許多年前還一度作為扣押資產送上拍賣會」

這一切都不重要,因為……好好看它一眼吧,簡直是一條5.5公尺長的漆黑大肉腸。早在YouTuber在租來的汽車身上貼滿啞黑膠布創造出「murdered out」一說之前,Brabus已經忙於褪掉W126的光華,嘗試創造出Darth Vader去毀滅另一個星球時會駕駛的物體。

那麼這部車今後有何安排呢?讓機件重新運作不失為一個好開端,緊接下來是大事燒焊一番恢復堅固狀態,最後是處理那個又爛又殘的車身。乍聽之下似乎功夫很簡單嘛,而且有理由假設我將無暇分身再覓新寵,儘管這個問題其實比處理鏽漬更加值得擔心。不過怎樣也好,最終都會證明所有功夫都是值得的。

在此但願TG會讓這個專欄開到2030年本人把一切修理妥當化零為整之時,時間剛好趕及內燃機禁售令生效前夕。

原文來自《TopGear極速誌》 2021年4月 第151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