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71年保時捷917/20
賽道上的最強粉紅豬

Posted 26/02/21

如果講保時捷最強街車,都應該非911莫屬。但如果講最強賽車呢?

Words: Jason Barlow / Pictures: Getty, Rex, Motorsport Images, Porsche Media / TRANSLATION: TONY   

917乃史上最偉大賽車,對吧?這個說法也許沒有人會反對,而且這款賽車毫無疑問體現了背後主要搞手——已故Ferdinand Piëch——的偏執狂。不過917並非一出道便大紅大紫,1970年用917技壓群雄奪得保時捷創派以來首個勒芒冠軍的Richard Attwood跟我談起這款賽車時便經常咒罵連聲,在此姑且容我用一句「患有很得意的高速操縱怪癖」輕輕帶過吧;可想而知917必須進化。

尋求更強大下壓力和削減風阻的開發方向,最終把保時捷帶到巴黎氣動力學專家SERA的大門前,SERA主腦Robert Choulet於是協助保時捷構思了917 longheck(意即長尾巴)。由此而來的917/20甚至變得更加異相,與其說它發了福,體態更豐滿,不如說是變了大肥豬,至少保時捷設計師Anatole Lapine第一次看見它時便脫口說出一個豬字。由於車身大幅改良後變得太闊,917/20甚至無法放進保時捷的常規運輸車,必須動用一部舊式軍用貨車運送。1971年4月進行勒芒賽前試車時,Martini酒業王國繼承人Gregorio Rossi伯爵顯然有點不高興。

他覺得這部賽車實在太醜陋,根本配不上赫赫有名的Martini戰紋,就算宣傳效果顯然非常高亦不予考慮。尖酸刻薄的Lapine在這個時候亦告江郎才盡,再也想不出其他笑它像豬的說話,於是乾脆把車身油成一片粉紅色,再畫上一些虛線模仿屠夫標明豬隻身上不同部位的做法。

結果人稱「Trufflehunter of Zuffenhausen」(意即祖文豪森松露獵人)的保時捷賽車,於是年六月舉行的勒芒廿四小時大賽一度讓車手Reinhold Joest和Willi Kaushen躋身排名榜上第三位,直到Joest在賽事進入第十二個小時之際因為進入Arnage彎角一刻發生煞車故障撞車才被逼退出。所以大家只須牢記一件事——賽車只要速度快,就算肥豬都會變西施。

原文來自《TopGear極速誌》 2020年7月 第142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