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issan Cedric Wagon(1965年型)
愉快的煩惱

Posted 08/01/21

開古典車有喜亦有悲,但從中領略樂趣,也是一件快事。

WORDS: 金子 浩久 / PICTURES: 田丸 瑞穗 / TRANSLATION: 齋寫樂

1960年代,日本汽車產業急速發展,原因跟本地車廠與歐洲製造商合作有關。當時日產與英國Austin、Isuzu與英國Hillman、日野與法國雷諾合作,在日本組裝及特許生產。豐田Subaru則走獨自開發的路線,而本田萬事得就屬於後發組,只是剛開始開發四輪車。1960年日產宣布獨自開發Cedric中型轎車,入替特許生產的日產/Austin A50 Cambridge,外界評價日產等同級車初次使用的單殼車身和4速手動波箱,是受Austin流派設計影響。

後來Cedric小改款,車頭燈由直列兩盞式改成橫列式設計,筆者採訪梛野大輔及其妻洋子,他們擁有的正是後期1965年款的Cedric Wagon,但單憑外觀難以斷言Cedric受Austin影響。與其說它有英國風格,不如說它擁有濃烈的美國車氣息,前傾的A柱及伸延的後擋泥板、白色車頂配藍色車身雙色塗裝、全幅鍍鉻前散熱格及白圈車輪等,這些設計明顯就是美式風格。

梛野先生和妻子洋子坐在第三排座位上

梛野同樣喜歡五十年代的美國風格。採訪當天他身穿印有迴力標圖案的藍色恤衫、牛仔褲及側邊打摺的休閒鞋,襯以外形特別的Hamilton Pacer手錶,無一不是復古風。除了時裝,他亦喜歡五十年代的音樂及電影,新婚旅行亦選擇夏威夷和拉斯維加斯。

「Austin的風格受美國車影響,再經過日式口味消化後造成獨特的產品,正是這車的魅力所在。」梛野一邊說一邊掀開引擎蓋,指着細小的螺絲釘。那是引擎後方加熱器旋塞的螺絲。除了十字形螺絲紋外,螺絲頭外圍刻有細小的防滑紋,是極細微的貼心設計。同等例子還有擋泥板上的睹後鏡,外殼內邊刻有無數細紋,有助防眩。

加熱器旋塞的十字螺絲釘周圍刻上防滑紋,設計貼心。
裝在擋泥板的睹後鏡,鏡殼內部的鋸齒狀邊緣可防止反射。

梛野在2011年購入這部車,但原來他從19歲開始便一直持有1965年款的Cedric轎車。「高中時上學途經一間車庫,看見第一代Cedric,自此便開始留意。」了解後知道那是日產第一代Cedric,於是在高二時決定一到18歲考取駕駛執照後便買它。升大學後,看見汽車雜誌有人放售Cedric,可是車主開價200萬日圓,那時它已經出廠35年,價錢太貴了,只好放棄。半年後,那部車還未售出,再次刊登廣告,售價150萬日圓。梛野動用壽司店及工場做兼職賺來的儲蓄,終於成功購入。

「的確,開古典車一喜一憂都成為煩惱的根源。」

去到2005年,梛野在第一代Cedric車主俱樂部的慶祝活動上看到Cedric Wagon。「最初看見這部客貨車的實物,深深被其雙色車身及後窗設計等美式風格吸引。」2009年知道那部車放售,他的內心為之動搖,可是因為他在數年間各處調職,不能同時擁有兩部車。梛野屬於一個佛教大宗派沒有剃度的僧侶,主要負責對外事務。猶幸那車沒有被他人買走,煩惱了兩年,他決定出售轎車,換入客貨車,持有至今。「因為20年前全車重新焗漆,車身狀態非常好。」為了日常購物等用途,他現時另有一部日產March。

與轎車相比,為了安裝第三排座椅,車身總長度增加了,而軸距則縮短了。

座椅套和座墊等是其他公司產品,但圖案與汽車風格相配。

Cedric Wagon真的很稀有,筆者已記不起何時見過它在街上行走,就算在最近的汽車活動及博物館都沒有見過,而客貨車比轎車更貴重。「現時在日本有行車證的後期款Cedric Wagon,連同這一部的話,總共只有三輛。」梛野表示即使後期款客貨車製造了一萬部,在澳洲或紐西蘭亦只剩五、六部。「前期款的直列車頭燈客貨車只作小量生產,現在恐怕已經絕版了。」

行李板是向下開啟的,後玻璃在哪裏呢?是在門之內。

後擋板玻璃設有遮陽篷

關於第一代Cedric的事,梛野所知甚詳,尤其是結構方面。他買車前先搜購了維修說明書熟讀內容,有不明之處向工場技師了解,買車後亦不是完全放任工場作維修保養,而是從旁參與學習。調職到大分縣時,引擎需要大修,他交給一間只有一位爺爺機械師經營的工場,自己也久不久到工場幫手。「一邊學一邊做,對了解這部車的引擎結構有很大的幫助。」當時他也對轎車的變速箱和差速器進行了大修。「為了參加全國活動,多年來每年需要行走一萬公里,所以保養很重要。」

採用1.9公升四汽缸引擎,後輪驅動。

另外,同伴亦同樣重要。只要有Cedric聚會,梛野都與來自附近的人士飲酒作樂。「聚會很愉快,而且有開了三、四十年依然繼續開Cedric的車主,他們教會我很多知識。」

各式各樣的車章
前擋風玻璃延伸到側邊

29年前,梛野最初開始駕駛轎車時,不認識同好又沒有互聯網,買零件非常困難。後來互聯網普及,他透過eBay以高昂運費購買海外製品,現時同好之間會互相轉讓,或者一起向海外製造商集運訂購。事實上,這樣有助促使車廠對各類軸承、防雨條、制動軟管等繼續生產,當然不是所有零件都會再次製造,日產有「申請批准供應零件」系統,經過批准才會再生產,據說Skyline就有大量零件列入再度生產的名單。「正因為現時很難確保零件供應,所以我更不想新加入的Cedric車主遇到同樣經歷,因為我會盡量把零件轉讓。」

引擎大修時更換出來的活塞
當時的目錄和小冊子全部經過過膠,以長期保存。

「親鸞(浄土真宗的宗祖)教誨『愚者不能自救』,意即雖然作種種修行,人有個人的極限。而佛教及其他多個宗教提倡「人要修行,修行積德的話,可解除煩惱,自然地自我覺悟。」這與親鸞的教義相對不同,對於我們這些凡人,親鸞比較容易接受,而且可以解釋為即使修行亦不用心懷期待。「Cedric是我煩惱的根源……」梛野自嘲後笑起來。

「側窗、擋泥板及車尾燈組件等設計,全部都別具特色。」

的確,開古典車一喜一憂都令人煩惱,對車沒有興趣的人看在眼中,從一喜一憂或許看見「愚」。即使如此,與同好相聚,一起分享喜悅也是無比珍貴的事。

原文來自《TopGear極速誌》 2020年8月 第143期

 

Nissan Cedric Wagon規格
引擎:1,883c.c.直四
馬力:88ps/4,800rpm 
傳動:後輪驅動 4前速手動(軚波)
極速:130km/h
體積:4,450 x 1,680 x 1,520mm
重量:1,220k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