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rsche 911 RSR Rebel
傑作

Posted 31/12/20

又一間提供特製古典911的公司。警告:藝術家做嘢……

Words: Tom Ford / Pictures: Patrick Stevenson / Translation: Tony

吃太多蜜糖和杏仁麥片吃到壞肚皮,這種事顯然有可能發生。正如龍肉吃得多也會厭,翻看阿諾舒華辛力加名作系列看到某個程度,還是會覺得厭悶的;在網上觀看太多趣致動物短片,亦可以令你的智力下降到臨界水平。由此可知,好東西太多的話,確實很有可能過猶不及。是故我大有理由抱着合理程度的懷疑跟這部保時捷911 RSR Rebel打交道,因為它「又」是脫胎換骨的復古保時捷(儘管實情並非如此)。

上述推論的理據是這樣的:正當你我高談闊論之際,世上其實已經充斥着舊瓶新酒或者改頭換面的復古保時捷,其勢之盛甚至令任何出廠年份超過廿年而不曾接受非法改裝或輕度改造的原裝車都變成稀有貨色。縱使好此道者的目光正在轉移到那些比較容易負擔且年份較高的斯圖加特出品身上,過去多年來最受改裝商手中鐵鎚悉心關照的改裝對象顯然非911莫屬。當然,坊間確有好些十分養眼的改裝911,改良琢磨之下縱未至於石破天驚,至少也變得較為切合未來,令這些舊車延年益壽得以擺脫通常因為車齡偏高變得落伍而遭到淘汰的命運。

「你首先會留意到這身車漆。這可是真真正正的車漆,而不是光滑又易用的乙稀基車身貼紙。」

不過用這部脫胎換骨的911迎着加州旖旎陽光叱咤於交通疏落的小路,感覺硬是與別不同。這部改裝車可不是裝上一套新輪圈、低矮懸掛配件和噴上一些銅綠色車漆那麼簡單,而是藝術與動感共融,眼光非常獨到的作品,而且火候十分好,轉速愈接近紅區,引擎歌聲愈發動聽,開得愈快滋味越愈無窮,車手愈是知其所以然,愈能領略箇中妙處。看着車鼻在迂迴曲折的加州公路或俯或仰,一邊感受胎壁高大的粗闊輪胎順着路脊和路面凹凸扭來扭去,以及準似眼到手到的軚盤,你會馬上意識到這部車志不在追求節能減排的完美境界,而是用準似雷射的手法演繹某人的意志和熱情。

你首先會留意到這身車漆。這可是真真正正的車漆,而不是光滑又易用的乙稀基車身貼紙。先此聲明,我對車身裱貼並無反感。這種材料既便宜,又易用,能讓你十分有效地為愛車加添一些非永久的有趣點綴。然而當你得悉那是專業漆匠親手噴塗的車身,敬意自然會升高幾級。原因之一是真正噴漆的難度比車身裱貼高許多,原因之二是比諸六個月後撕掉貼紙從頭再來,噴漆一往無悔的藝術性簡直高到無可估量,何況這身花綠綠斑紋的線條乃出自Freeman Thomas手筆。對,就是那個設計新生Beetle和車壇一代佳話奧迪TT(對我來說可能是「朝聞道,夕死可矣」的傑作),投身社會第一份工作便是在保時捷上班(1983至87年)的Freeman Thomas,好一號人物呀。圖中所見正是他參照七零年代初有點桀驁不馴的傳奇保時捷917賽車所設計的車身花紋。

另有顏色相稱的尼龍運動裝和泳池滑梯供買家選配

這種美事當然不可能獨存,畢竟真知灼見往往需要一個強而有力的靠山,而這部911的靠山,就是一位叫Jon Gunderson的仁兄。話說這些仁兄十分好運,年僅十八歲便得到人生中的第一部保時捷911,自此便着迷不已無法自拔。他心目中的完美911?答曰七零年代初的RSR;最喜歡哪個賣相?正是剛才提及勝似藝術作品的同期917賽車花紋。如是者過了幾年,他憑着敏銳商業頭腦促成了一個志氣壯似史詩的熱血計劃,製作了一個不曾存在於世,在Gunderson的世界卻早該存在的極稀有restomod改裝系列。

他們化整為零重新打造的對象,是1972或73年型的911。考慮到七零年代初保時捷911的二手價何其高,可想而知這個絕非花些少錢但求博君一笑的半桶水改裝系列,亦非求其加添一些塑膠配件的Airfix模型——從大幅擴闊的鋼製輪拱,至到鋁合金鴨尾翼、泵把和引擎艙蓋,這些Rebel跑車身上所有東西都是金屬製品,其他方面則一律升級或煥然一新,並不執於忠實還原本來規格,亦不強求零件務須符合出廠年期,但求把Gunderson眼中的好東西共冶一爐。所以完成品有一個非常闊的鋼製車身、Elephant Racing懸掛(拖曳臂和煞車來自930系列)、格外輕盈的電線束、特製防傾桿,以及量錶之類「新奇得來引人入勝」的配件。車上還有一個油缸蓋設於頭冚中央的油箱、全新玻璃窗、富有RSR色彩的諸般用品(譬如軚盤和車門內側面板),一切一切皆為整部車平添一抹Rennsport風味,未有讓歷史重要性搶盡風頭。再看看那個WEVO短行程波箱,居然使用了複合膠木波的,就連門柄都鑽了孔偷輕重量,總之每一樣都是升級改裝手冊必有的好東西。

「要數整台戲的主角,也許非掛在車尾的RothSport 3.5公升350bhp引擎莫屬。」
引擎艙儼如恐龍仔班尼接受心臟手術的場面

不過要數整台戲的主角,也許非掛在車尾的RothSport 3.5公升350bhp引擎莫屬。最初以3.2公升為出發點,這些RothSport MFI/EFI平臥對向六汽缸引擎貌似古色古香,卻有電子燃油噴注便利又準確的好處,並以Motec引擎管理系統確保所有機件配合無間。換言之就是表面看似復古,功效十分現代化。但效果亦不見得荒唐可笑,引擎聲浪恰如911應有特色(如果你所指的是一部不知對甚麼大發脾氣宣洩挫敗感的911)。這個車廂既無收音機,亦無冷氣,因為這部車根本不需要這些東西。

留意到相似之處嗎?這部保時捷917賽車,正是Jon Gunderman「嬉皮911」的靈感來源,果然妙到極。
實在很難相信吉伯利朱古力要用到這麼多紫色包裝;下一版本將提高增壓威力和改良擾流設計。

由此可知,RSR Rebel雖然貌似得把口嘩眾取寵的作品,事實上卻不是為了花花公子招搖過市而炮製,那身花綠綠車漆令你聯想到甚麼根本無關重要。喔,這部車是可以慢慢開吶,但並不十分樂意唱慢板,離合器操縱力道屬於中等沉重那一類,轉檔手法過於體貼的話,波箱也會顯得相當暴躁。用較為激烈的手法直截了當發施號令,效果反而好得多。這時機件亦會赴湯蹈火在所不辭,轉速一旦超越4,000rpm,整部車的表現便會一下子截然不同,速度、聲浪和趣味兼而有之。它絕對不會做的一件事,是突然之間變得很現代化,抓着力雖然十分充沛,拐彎卻仍然具有舊派911的風味,感覺恍如有一隻巨掌給你狂推後軸。下手再狠一點的話,軚盤又會好好護駕保你一命,不斷向你傳達前軸的當前情況。這副引擎反應甜美得來富有線性,但顯然偏好用較高轉速引吭高歌。動態反應不無破綻,強烈機械感卻令人覺得這是一種魅力而非惹人討厭的瑕疵。你或會懷疑用這套粗闊半賽胎在嚴寒日子應付鄉郊小鎮的濕滑迴旋處難免有損其吸引力,不過放諸這天的場地卻硬是有一種非常特別的大俠風采。

這個正是重點所在。這些RSR Rebel並非世上最高速最極端最昂貴甚或最獨到的911,而是某君熱情和眼界的具現,而且造工精美,開起來充滿趣味,台型看得旁人賞心悅目紛紛指着它揮手微笑。須知保時捷跑車通常不會惹來這麼大的反應,因為它們本來就傾向含蓄低調(除了那些擺明車馬搶風頭的作品)。這部911卻好比單人匹馬的流動馬戲班,既令途人眼前一亮興奮莫名,又讓駕駛者本人打從心㡳覺得稱心滿意。何況這些911是銷售品,儘管你我難免懷疑Gunderson其實志不在賣車,最開心反而是為這些保時捷覓得知心人。所以就升級功夫上乘的保時捷而言,我們在吃得太多龍肉之前,市場最少尚有空間多容納一件妙作。

原文來自《TopGear極速誌》 2020年10月 第145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