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部你忘記了的最佳跑車

Posted 28/10/20

以下是12部被棄置於一旁的跑車,是時候向它們展示一下關愛。

Words: Craig Jamieson / Translation: 龍慶祥

Porsche 968

「如果你聽到蹄聲,你應該判斷為馬,而不要期望是斑馬。」這是一句醫學院教授教導學生要以常理來斷證的諺語,放諸描述保時捷跑車也很合適。因為雖然斑馬、驢或Shetland小馬都會在山坡來回快跑,但聽到強勁引擎聲音,說它是Porsche,你馬上想起的自然是911

911和保時捷兩者彷彿成為了對方的代名詞。保時捷生產其它車型都很難獲得接受,車迷往往對這些911以外的保時捷批評得體無完膚。但是罵歸罵,事實上保時捷曾有一段時間因為財政緊絀,製作過少量成本低廉的前置引擎跑車出售。

保時捷在那段生產前置引擎跑車的日子中,管理層注意到944的銷量正在下滑,於是決定推出更新版,這就是968誕生的背景。它外表跟944很相似,要找分別的話,就只有A柱和B柱的一點點變化,似乎只是為刺激銷量所作的小改款。到它推出的時候,原來80%地方都改變了。保時捷認為它是全新的一款車,決定給它獨立的名字,所以就出現了968。

為何說它好棒?它厲害的地方在哪?撇開數量稀有本身就是吸引的原因之一,它並不是一部普通的前置引擎後驅跑車。它的波箱置於後軸之前,是追求完美重量分佈的純粹主義者。同時,它也是我們聽過聲音最奇怪的引擎之一:承繼了944的直列四汽缸引擎,三公升超大缸徑設計。我們反覆查過了,的確沒有寫錯,是三公升四汽缸汽車,保時捷在968中弄來四個巨大的750c.c.汽缸,馬力和扭力分別達到240bhp和31.5kgm。

操控方面又如何?對保時捷來說,操控向來都是頭等大事。保時捷工程師由924到944再演進到968積累了很多經驗,對這部FR跑車的調校火候可謂爐火純青,所以968的動態平衡得像體操運動員,功力深厚之餘卻又純和內斂。

以下是12部被棄置於一旁的跑車,是時候向它們展示一下關愛。

 

BMW Z1

你知道Z1新出的時候車迷對它最大的抱怨是甚麼嗎?是它太慢了、它實在需要更多的動力。不知道當年有沒有人告訴那些高明的車評家,這種說法跟對着超級名模說「睇你個樣,批死你地在飲食競賽中一定包尾」不是同樣的無聊嗎?讓我們一起重複再說一次:開篷車是不需要快的。

把開篷車開得飛快目的是甚麼?你以為世上真的有聽風的歌嗎?沒有的,開得快只能聽風無法聽歌。還是想以頭鎚撞擊蜜蜂?用來吹頭髮反而比較可行,據說我們總編歐陽國安先生一頭國安髮必須以高速開蓬車才能set得好看。

其實Z1首次亮相所配備的170匹馬力是完全可以接受的,唯一要批評的地方是它只有左軚。當年被車評人嘲笑為動力不足以匹配其懸掛設置,又說其底盤如何,之後再來甚麼殺入彎角篤油出彎又怎樣怎樣。喂,大佬咪玩啦,這是一部開篷車呀!

Z1由一個焊接鋼車身與粘合塑膠地台結合而成以保證剛性,塑膠車身面板設計成可以互換,車門可隱藏在門檻以下,外型流線風阻很低,還有一套精準的多連桿後懸掛。在一個風和日麗的早上,策馬揚鞭駕馭着直六汽缸引擎隨心而行,是很愉快的事,唯一與騎馬不同的是,你愉快馳騁的同時無須為鞭打一頭牲口而感到內疚。

如果閣下認為170bhp只是綿羊仔級數的馬力,絕對不是你認知中反應直接敏銳的BMW直六引擎,那就當我們吹水好了。

【相關影片】1989 BMW Z1 鐵閘門你試過未?

以下是12部被棄置於一旁的跑車,是時候向它們展示一下關愛。

 

Holden Monaro

還記得當氣候變化只是戈爾在演講中做的PowerPoint嗎?其實當時世界的氣候變化問題已迫在眉睫,但戈爾的話似乎沒能給世人留下深刻的印象,他們繼續末世狂歡,那些年真是日子過得很簡單。Holden Monaro誇張點說可謂是那個時代的縮影。

Monaro這部澳洲人製造的汽車更是那個簡單時代的堡壘。當年General Motor作出商業決定,要製造馬力大、夠體面的汽車,這是當時大多數人都喜歡的。一部V8、後驅肌肉車人所共求,管它甚麼氣候變化、超級颶風、上升的海洋和森林大火。

以一部muscle car來說Monaro非常接近完美,一副簡單的自然吸氣前置OHV引擎在前面,中間配一個手動波箱(你硬要選自動波的話還是有的)和兩個驅動車輪在後面,包保你會忍不住經常玩加油甩尾博出風頭。此外,開過Monaro之後你會有意外驚喜,原來澳洲人也很懂得懸掛的竅門,儘管Monaro的懸掛溫柔舒服得像許志安的慢歌,但它在彎路上從不出軌,這點比許志安強。

以下是12部被棄置於一旁的跑車,是時候向它們展示一下關愛。

 

Alfa Romeo SZ

請坦誠地回答:你每隔多久會想起Alfa Romeo SZ?這款經常出現在最怪異汽車榜和拍賣網站名單上的跑車,每當談到其稀有性和來源出處總是洋洋灑灑,但你們中有多少人認為SZ稱得上是現代經典跑車,並且有興趣購買?

我猜答「有」的比例很少,可能因為它當年推出時貴得太離譜,當經過時間洗禮,不再是新車了,卻被那班默默無聞的炒家把價格再次拉回堅離地的水平。或者,你不感興趣是因為它看起來只像是那種不用燒那麼多油的超級微型汽車,又也許因為它是一款低產量的Alfa,彷佛故意要給英國的爛路製作一部最脆弱的汽車,還以為世上只有Leyland才會這樣做。

SZ雖然昂貴,但絕對配得上它的綽號:「怪物」。它的儀錶板間隙闊度連松鼠都能攢得過。你可能對它的品質有懷疑,但它確實是一部很精采的跑車。

0-100km/h只需7秒,動力來自一副210bhp的V6引擎。波箱是後置的,後軸採用De Dion懸掛,煞車部件和差速器都置於後軸上以減少彈簧下重量,後輪的抓地力和車身高度的控制都十分精準。

Alfa的工程師們知道在現實世界中,顛簸的路面無可避免,因此他們還為SZ安裝了電動調校高度的懸掛。

然而對SZ來說,尋找一些如超模皮膚那麼光滑的道路是必須的,因為Alfa承諾,只要將懸掛設置到油缸底接近拖地的高度,你將能夠以1.2g的離心力拐過彎角。這把991保時捷GT3 RS都比了下去,夠瘋了吧?一些司機甚至在失控前成功挑戰到1.4g,更多的人以1.1g的水平玩足一整天,一趟本來以為要過夜的旅程當天就能來回。

據說曾主理131 Abarth和Lancia Delta S4拉力賽車的工程師Giogio Pianta在SZ的懸掛開發中有着重要影響,SZ是基於他當年設計的Alfa 75A組賽車發展而成的。

SZ給我們提供無盡的話題,可以由朝吹到晚,從塑膠車身面板到下壓力,0.30風阻係數和它的方角造型……我們要暫且打住,因為還有其它車要談。

【相關影片】Alfa Romeo SZ 兩極愛快跑車

以下是12部被棄置於一旁的跑車,是時候向它們展示一下關愛。

 

Spyker C8 SWB

從本質上來說,跑車的意義是甚麼?如果你回答「跑得快」,恐怕並不正確,正如很多人說「看起來很酷」、「聽起來很猛」和「回頭率很高」等等,其實都未能說到核心所在。跑車真正的意義在於能讓你感覺愉悅,當中可以包括跑得很快、看起來很酷、聽起來很猛或回頭率很高,但最重要的是它要讓你開起來有愉悅的感覺,否則一切都只是虛幻。

Spyker C8正是那種讓你感覺愉悅的車,這不是在於圈速時間有多快和橫掃千軍的飄移有多帥,它好玩之處在於機械設計能允許它在各種情況下盡量挖掘樂趣。

內飾採用上世紀30年代航空風格,它的波棍和閘檔由一組輕巧的純不鏽鋼組件製成,可能是世界上最任性、最好看的設計。透過它的美妙觸感,換檔樂趣直接傳到大腦,連你自己都不知道,開了那麼久的車,一直尋尋覓覓的原來是這種感覺。

它的中置4.2公升V8引擎來自Audi,在Spyker上它的馬力被調高至400匹,這個級別的馬力已超過很多駕駛人的操控能力,要盡油開它並不容易,但你無須為了無法盡量驅策它而失落,因為過程中你已得到難能可貴的樂趣。

以下是12部被棄置於一旁的跑車,是時候向它們展示一下關愛。

 

Maserati Shamal

Maserati Biturbo幾乎每方面來說都很糟糕,出現過各種問題。想像一下,一部經常跪低,各種故障、漏水或甚至會無故自焚的車是不是很嚇人?說到Biturbo的可靠性,真是沒有最差,只有更差。美國一位Biturbo專家認真地建議,Biturbo應該每10,000km更換一次正時皮帶。天啊!不是十萬,是一萬。

那麼我們該如何詮釋Shamal?它的結構是基於Maserati最糟糕的Biturbo呀!好吧,可能閣下需要點時間作思想準備,讓我們一步步說吧。

第一:Shamal是以微風命名的,這是信心保證,因為所有最好的Maserati街車都是以各種風來命名的——好像Bora、Khamsin、Ghibli等等——所以Shamal理應不會失手。

第二:雖然它使用了Biturbo的一些基礎設計,但Shamal擁有一副全新的引擎——雙渦輪增壓32活瓣V8設計,輕輕鬆鬆就能輸出320bhp和43.1kgm。新的V8實在太好,Maserati在3200GT上一直使用它。

第三:當Shamal面世前,Maserati已因Biturbo飽受巨大的公關打擊,任何進一步的打擊都是不可承受的重,Shamal被視為是重振聲譽之作。此外,Fiat在1990年突然收購了公司一半股權,Maserati在資金充裕之下,理應能造出一部像樣的東西。

作為一個相當令人又愛又恨的三叉戟徽章跑車品牌,Shamal今次入選算是在Biturbo的失敗之後扳回一仗。這個小勝利意義重大,證明Maserati這個老牌子,只要擦它一下,仍然能夠發亮的。

以下是12部被棄置於一旁的跑車,是時候向它們展示一下關愛。

 

TVR Tuscan

見到這一段的標題你一定會想:「TopGear的編輯作為英國人,是時候要表一下態,這部來自寒冷潮濕兼且口音難明地方的玻璃纖維跑車是不是很失禮?。」

雖然Black Pool這個城市符合上面的描述,但TVR卻無半點失禮。無論駕駛、坐着甚至只是看一個TVR響亮地駛過,都給你留下深刻鮮明的印象,他們天生就有着一股跑車應有的傲氣。對於TVR來說,TCS?咪玩啦,自己捉蟲,同太陽能電筒有甚麼分別?ABS?係乜東東嚟?Lego用的塑料名稱嗎?Overpower?天下間無這回事的,只有控制不足。

TVR的款式很多,型號層次結構很複雜彷彿要刻意混淆新手,沒有條理隨遇而安才像生活嘛。有一點很重要的,是稱為Speed Six的直六引擎稱是完全自家研制的,採用乾式油槽,獨立節氣門,四公升容積能產生怪獸級別的400bhp,而且是自然吸氣設計,跑車迷一定流口水。

然而你會擔心TVR是否「好就冇得頂,壞咗冇得整」?是的,TVR的毛病可真不少,以一家獨立的汽車製造商,從零開始製造引擎的確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其中肯定有些問題與齒輪問題有關。Speed Six直六引擎的開發成本給平治用作週五晚上的飲料預算都嫌不夠,可以想像這引擎的強度和可靠性不會好到哪裏,但改裝潛力這正是Speed Six直六引擎和這車吸引之處,坊間有大量改裝配件能把你的Tuscan從一個滴答作響的定時炸彈變成巡航導彈。

以下是12部被棄置於一旁的跑車,是時候向它們展示一下關愛。

 

Subaru SVX

SVX應該算是什麼車種呢?是大型的旅行車?跑車?還是Subaru在日本經濟泡沫時期的一個高科技展品?可以的話我們會選以上皆對。

先看一些SVX的規格,3.3公升自然吸氣水平對向六汽缸引擎,全時四輪驅動和4速自動波。看到這裏讀者不禁懷疑它到底憑甚麼入選?這裏我們選的是被遺忘的跑車,而不是分享如A80 Supra這些在改裝界(和電影)炙手可熱,地位和二手價值的迅速上升的當紅車款。

Subaru SVX顯然不屬於當紅車種,但如果你給找到一部的話,你會慶幸這個筍盤沒有大紅大紫。它的外型由Giorgetto Giugiaro設計,水平對向六汽缸引擎與230bhp和被譽為除了Rally級別以外最佳AWD的Subaru四輪驅動,它幾乎滿足了所有跑車的要求,只欠一個手動波箱。

為什麼Subaru會栽倒在波箱這個小小的坎上?據說當年Subaru無法找到一個合適的手波箱能處理來自六汽缸引擎的32.7kgm扭力。另一個故事是,當年的四速自動波的扭力轉換器還出了點問題,經常卡住,幸好Subaru在SVX生產的早期就將問題解決了。

所以,讓我們策劃一下,在網上隨便搜一下都能找到有關如何將SVX的4速自動更換成WRX的五或六速手動波箱的作業指引,而且這些波箱在市場上多的是,這樣一改,無疑是解除它的封印,你將擁有20世紀90年代日本最後一輛性能極致的跑車。是不是很吸引?

以下是12部被棄置於一旁的跑車,是時候向它們展示一下關愛。

 

Lucra LC470

還記得Lucra嗎?記不起的話證明我們讓它入選是合適的。這部加州跑車製造商的出品,是集小體型、輕車身和大引擎於一身的混合體,可以說是當代版的AC Cobra。而且跟Cobra一樣, LC470很難說得上是極之吸引的汽車,特別是在外型上。

它的重量超過900kg,幸好憑着中置引擎設計,前後的重量分佈為44:56,至於引擎,以LS7為主,也有配LS3的,但公司老闆Luke Richards是LT系列的粉絲,不同之處是配以直接燃油噴射。

Richards表示:「除非有車主特別要求,否則盡可能多生產低馬力的,事實上他們大部份都不需要大馬力。」

那到底甚麼算是「低馬力」?「噢,只有500bhp左右吧。」Richards說。「在今天的市場上來說這不算什麼。」這可真是對當下的高性能汽車的無情訓斥,這些名牌跑車的重量往往在兩噸左右,要靠着600匹馬力挽回性能。如果你不同意我們的看法,手上又有大把鈔票的話,Richards說他手上已準備好一批700bhp至800bhp的傢伙。喂,夠鐘食藥啦。

Lucra的500bhp在3.2秒內完成 0–100km/h加速,400米起步只需10秒,具有比賽規格的懸掛和煞車,確保快得來能夠受控。不過有一點請注意,當你的右腳過度興奮的時候,是沒有任何電子系統出來救你的,所以可以將Lucra看成是一部充滿加州陽光的TVR。這是我們喜歡它的原因。

以下是12部被棄置於一旁的跑車,是時候向它們展示一下關愛。

 

Light Car Company Rocket

顧名思義Light Car Company Rocket這家公司的製車哲學是以極致輕量化為原則。那麼瘋狂的想法來自一位仁兄,他叫Mr. Murray,他創作了一部叫F1的車,還有一輛名為T.50

雙座位一前一後分佈,就像騎電單車一樣,握着軚盤你會感受到六十年代的F1的滋味,而且還可以載一位乘客。它的一公升引擎是從Yamaha FZR1000移植過來的,馬力有[email protected],500rpm和10.7kgm扭力@8,500rpm,不愧是來自電單車,一公升引擎能奇蹟地達到這等輸出靠的就是轉速。

它的重量輕如無物,TopGear最健碩的成員坐進去(車廂卻是令人驚訝的寬敞),立即成為車上最重的元件。大塊頭先生從車裏出來後,車重只剩不到400kg。因此,這意味着功率與重量比已達超跑的級別,它的外觀很像上世紀50年代的一級方程式賽車,但開起來卻有12.4km/L的實用性。這種預備組McLaren F1單座會不會是跑車的未來方向?頗值得深思。

以下是12部被棄置於一旁的跑車,是時候向它們展示一下關愛。

 

Alfa Romeo Montreal

「乜話?又係Alfa!TopGear,你們眼中沒有其它好東西了嗎?」我猜讀者們一定這樣想。

但是,一部是從A組Alfa75發展出來,外形惹艷迷人的SZ,另一部是結合了經典105系列底盤和33Stradale引擎的Montreal,教我們如何取捨?說到漂亮,33 Stradale更被譽為有史以來最漂亮的汽車之一,它擁有一副2.0公升、乾式油槽和單平面曲軸的V8引擎,馬力230bhp。

Montreal的V8引擎容積擴大至2.6公升,馬力雖然被下調了一點,但仍然有200bhp。它改用了十字型截面的曲軸,這意味着它的運轉比33平順。較大的容積和不同的形狀的凸輪也意味着更好的扭力,這對提升日常駕駛的實用性很有幫助。

Montreal採用的105車架系出名門,共用這車架的經典名作包括Giulia GT、1750 GTV、1300 Junior、Duetto Spider、GTA和GTAm等等,加上有着Alfa純種賽車基因的V8 引擎,ZF 5速波箱和限滑差速,可說是理想跑車需要的它都齊備了。

以下是12部被棄置於一旁的跑車,是時候向它們展示一下關愛。

 

Lancia Montecarlo

把這部七十年代末的Lancia列入最佳跑車的榜單是否很不理性?要我們評論自己的選擇可能並不合適合,最好還是交給讀者裁決。

對於這部由Pininfarina設計,並因為那部無與倫比的Stratos取得Monte Carlo拉力賽的第一名而命名的中置引擎跑車,我們除了說很喜歡之外,我們究竟還應該做些甚麼?

好吧,Montecarlo不是沒有缺點的,當它第一次面世時就被發現刹車有問題。為此,Lancia完全停止Montecarlo銷售兩年來解決問題。怎樣修理呢?要把制動伺服完全拆下,並幾乎更改所有其他制動部件。在第一代和第二代之間還有大量的改進和更新,明乎此你便不會覺得用兩年時間來解決一個制動問題是太長了。

在美國,Montecarlo以Scorpion的名字發售,一切順利無大問題,小問題是有的,例如為了符合美國大燈高度規定和碰撞法規,需要調整懸掛高度和泵把的尺寸,美國人就是這樣,硬要把一部輕盈靈活的中置引擎的義大利跑車弄成論論盡盡的豬油糕,同時美國煙霧法也令Lancia不得把引擎馬力下調,這無疑是雪上加霜,在美國,這台引擎只能發出80bhp,而在其它文明國家,它能發出了超過120bhp。

但是大家無須為此太過擔心,因為Montecarlo的引擎艙能放得下Lancia Delta Integrale的動力裝置(它們的引擎基本上是用相同的),甚至Alfa的BussoV6 都能容納得下,這樣120bhp的Montecarlo一下子就能變身成一輛250bhp中置引擎的義大利跑車。

在操作方面,一套現代化的輪胎和一些輕微的改裝已能讓你享受中置引擎轉向的平衡和樂趣,不用擔心煞車的問題,英國任何一間Montecarlo的專家都能為你解決,讀到這裏,大家體內的義大利跑車癮、中置引擎癮和改裝癮是否全部被撩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