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rsche 356 Pre-A(1953年型)
東京開往德國之旅

Posted 14/08/19

開保時捷356由日本出發橫越歐亞大陸,聽起來相當刺激……

WORDS: 金子 浩久 / PICTURES: 田丸 瑞穗 / TRANSLATION: 齋寫樂

上年四月,筆者在Facebook收到鈴木利行的留言:「在鳥取縣境港船運Porsche 356,到俄羅斯海參崴港上岸再向西走,現時抵達伊爾庫茨克。」

鈴木先生長久以來都是Porsche 356 Club of Japan的會長,不過我們從沒見過面。很高興收到大人物的留言,而且感到有點意外,他還說:「金子先生的書代替了安全行車的護身符!」他所指的是《橫越歐亞大陸1萬5000公里 練馬車一路向西》一書,內容講述我於2003年駕駛Toyota Caldina,由東京開車到葡萄牙羅卡角,即歐亞大陸的最西端。那次同行的還有本專欄的攝影師田丸瑞穗先生。那是沒經別人要求的工作,但就實現了我和田丸長年的夢想。

筆者瀏覽Facebook,看見鈴木上載了幾張日本出發及海參崴港上岸的相片,而且他細心回覆每則留言,同時在俄羅斯開356向西走,真犀利!駕駛古典的保時捷356,挑戰遠東西伯利亞崎嶇道路的精神甚為厲害,而且是獨自上路呢。我大為感動,於是立刻回覆他的留言,並祝福他旅途平安。

牌照的大小和字母的顏色是日文版,但字母是國際版。放置在訂造車頂架上的物件,與實際帶到德國的裝備相同。
軚盤用膠帶粘貼防止滑手
出發前,鈴木親手保養這輛車以保持最佳狀態。
車廂和抵達斯圖加特時幾乎一樣。移走乘客座位,放置收納物件的背包。

據悉,鈴木首次到訪俄羅斯,對當地情況並沒有特別了解。旅程目的地是德國斯圖加特,參加6月7日舉行的保時捷成立70周年活動。如果以出席活動為目的,何不用船運或空運,先送356到當地,再乘飛機前往呢?而且人生路不熟,何不考慮與人同行?在西伯利亞,市鎮的出入口、幹線道路會設置關卡,必須接受警察隨機調查。若然遇上假警察和劫匪,鈴木會如何應對?遠東西伯利亞的哈巴羅夫斯克(Khabarovsk)到赤塔(Chita)有一條鋪好的車路,未鋪好的路則滿是深坑和小洞,不少地方一天只能走數十公里。他留言給我時,人在伊爾庫茨克,應該已經通過那一區,究竟現時他在那處如何前進呢?能夠給筆者傳訊息及更新Facebook,應該身在可以上網的地方,但情況真的如此簡單嗎?筆者橫越歐亞大陸時,帶備聲稱「覆蓋地球上人居99%地域」的海外用Vodafone,可是如果不是在莫斯科或聖彼得堡等級數的大城市,根本用不上。我還有很多問題想問鈴木,於是邀請他回國後見面。

他終於回到日本,而且356更於保時捷博物館展覽到2018年年終,於是立刻前往相見。鈴木家位於距東京不遠的千葉縣鴨川海附近,周邊受自然景色包圍,翠綠令人目眩。他的工作是集團執行人,第一部自購車是Porsche 911S,買給妻子的Macan是第二十部保時捷。車庫內有古典的911和罕見的De Tomaso Vallelunga等。寬闊的工場內整齊排列着各類工具零件,鈴木與朋友正在維修保養356。


看起來像俄羅斯的森林,其實是鈴木家的後山。

鈴木的車庫中收藏了不少經典車
在奧地利Michael Barbach進行維修,這是該廠及途經國家的國旗貼紙。
從日本橫越俄羅斯,參加了斯圖加特舉行的保時捷70周年慶典活動。

「年輕時對車興趣不大,到21歲才考取駕駛執照。」他是一位不會令人聯想到會主動開356到德國的「遲熟之花」。他買車前熱衷用腳踏車巡遊,換不同零件到處遊走,偶然認識了附近開356的人,坐過副駕席後眼前一亮:「好驚喜竟然有這樣的車!那部車輕快地上山,難以想像是古董車,引擎聲更是震撼人心。」像命中注定的相遇,他每日與那位車主聯絡,兩星期後買入911S。

在鈴木上載的Facebook內容中,筆者比較在意鈴木寫道﹕「即使過關卡被警察非法扣留,只要出示一樣物件,便會立刻獲釋。」究竟那是甚麼東西?筆者曾經為關卡的警察感到棘手,雖然其中不乏友善的人,但亦有過講明不給錢不能過關的人。「事前我在日本用俄文寫『想知道你的名字,因為我會致電日本領事館。』」噢!「數年前,俄羅斯為防止警察收賄而修改了法例,任何警察調查時必須公開姓名,展示這紙條,各人都給予放行。」原來如此!有了這條法例,不運用是行不通,即使黑警要求賄賂金額只是約200至300日圓,但過程浪費時間仍是可惜的。

另外,356如何穿越從哈巴羅夫斯克到赤塔之間的爛路?筆者當年開車至中段,感到爛路太難應付,於是在海蘭泡(Blagoveshchensk)小村把Caldina運上西伯利亞鐵路的火車,人與車一起通過那段路。「完全沒有問題,像一條鋪好的主幹路支線一樣,可以順利通過!」鈴木說。吓?沒有可能……「清楚記得金子先生的書寫有坐西伯利亞鐵路的事,我們故意開到離開支線一點,連結村與村之間的小路看,正如金子先生說的,都是爛掉的路。」原來是這樣!15年來有很大改善。

在俄羅斯莫斯科近郊行走時,丟失的第1檔齒輪碎片。
用356 SC的引擎取代
REUTTER是斯圖加特製造356車廂的生產商
Porsche 356 Club of Japan的會徽

互聯網呢?「在日本租流動路由器,啟動後幾乎所有地方都可以用WiFi,酒店同樣有WiFi用。」啊,通訊設施已經如此齊備?15年前,筆者為了傳真到日本,要在小鎮的郵局拔掉電話線,再連上發出吱吱喳喳聲的數據機。不要說上載Facebook,連傳送文字都費時,傳到一半會放棄,與現今的情況真是天壤之別。鈴木說﹕「數碼器材真的幫了很大忙。」他用iPad打開Google地圖一面確認路線,一面行走,到酒店後更新Facebook,同時登入Booking.com預約後日的酒店,完全活用了互聯網。「Facebook加強了完成旅程的信心,把遇到的事上載,日本的朋友一定留言鼓勵我。」原來傳訊息給筆者並非有特別原因,加上聽鈴木的經歷,愈聽愈明白15年來俄羅斯的進步。

筆者與鈴木雖然談非日常的話題,但是兩人共同擁有由日本開車橫越歐亞大陸經驗,而且體會過現場遇到的事,談話進展順利。「我不像金子先生兩人,在不太辛苦的情況下完成旅程,有點不好意思,哈哈!」一邊搔頭一邊笑的鈴木認為,最難搞的是膳食。「心想『一邊看餐牌,一邊請侍應介紹吧』,而且計劃用之前預先寫好俄文的方法,可是俄國大媽說『不識俄語不行!』,無論餐館或cafe都不讓我們進入。」由於連續遇到這種待遇,只好吃從日本帶來的杯麵、薯片,比較好的是吃從店舖買的三文治等。「比較像樣的膳食是酒店的晚餐,因此我瘦了很多。」

左邊紅色的是De Tomaso「Vallelunga」,是有史以來第二輛推出市場的中置跑車。
筆者(左)與鈴木先生都擁有由日本開車橫越歐亞大陸的經驗。
鈴木對汽車感興趣之前,熱衷玩腳踏車並保留至今。
井井有條的車庫令人驚訝,鈴木實是汽車方面完美的業餘愛好者。
在工場內整齊排列着各類工具零件
「駕駛古典的保時捷356,挑戰遠東西伯利亞崎嶇道路的精神甚為厲害。」

鈴木活用互聯網導航和找酒店等,沒遇上難題向西前進,而且356狀態亦很好。「我堅持不勉強前進,加速時留意各檔的引擎轉數只到4,000,4檔時保持3,000轉,以90km/h前進。」曾經以備用電磁泵更換壞了的部件;在莫斯科近郊時,變速器1檔零件缺失了,之後用2檔起動,這是最大的難題。由俄羅斯進入拉脫維亞、立陶宛、波蘭、捷克共和國、奧地利、德國,行走總距離約15,400公里。行程比預定順利,在保時捷創業地奧地利的格蒙德住了五天等待舉行紀念活動,期間從格蒙德出發,參觀紐布靈、米盧斯和海德堡後進入斯圖加特。

「6月6日到達斯圖加特時很激動。」旅途以來,鈴木只漠然地想着很久之前已經希望開356到保時捷總公司參觀的事。至於參加保時捷70周年活動,想看甚麼是後來的事。其實他不只年輕時用腳踏車作遠程旅行,也試過在50歲那年開50c.c.的Honda Super Cub經普通道路開到北九州(車程約1,100公里)。他本身是個喜歡單獨長程旅行和讓同伴吃驚的人。「我60歲時,巧合同年是保時捷成立70周年!」

車會的同伴知道鈴木沒有遇上太大困難到達德國,有會員提議待車會創辦50周年(今年是成立第43年)開車到德國作為紀念活動。「想去多一次,一定很有趣!」正如鈴木所說,看見他的笑容,筆者都想再次踏上旅途,從今開始一點點設計路線及選擇汽車吧!

相關影片:關於一個發生在美國加州Porsche 356 Pre-A跟93歲原車主重逢的紀錄短片

原文來自《TopGear極速誌》 2019年8月 第131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