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開着Mercedes 190E賽車的感覺是怎樣

Posted 18/04/19

Mercedes的技術人員說:「這就是ABS的按鈕。你要啟動它還是讓它在關閉狀態?」

WORDS:STEPHEN DOBIE TRANSLATION:LI PUI YIN

我現在坐在一部外表精美的Mercedes 190E賽車身上,再加上濕濕地的賽道上,除了我之外,還有幾個廠方的賽車手,當然不少得大明星Lewis Hamilton。在壓力這麼大的情況下,我還是決定把ABS調到開啟狀態。

我知道這是一個懦夫但合情合理的決定。190E DTM是在賽車世界防鎖制動系統(ABS)的先鋒者,五屆DTM冠軍車手Bernd Schneider跟我說:「把這部車的ABS系統關掉不僅是對工程師背後精緻工藝的一種侮辱,更代表你不相信這部車。」

「我以前開的賽車從來沒有過ABS,直到1991年,當 Michael Schumacher由他的190 DTM 轉戰F1後,我替補上這個位置開這部車,從那天起,我就不想開沒有裝配ABS的車了。在某些界別的比賽,他們禁止你賽前暖軚。假若你是一個專業的車手,這不是一個大問題,開起來還是會挺快的。但如果你是一個業餘車手,問題可大了,沒有ABS會變得十分危險,尤其開得快時。」Bernd 誠懇的告訴我。

經過Schneider的正式批准後,就是我開這部車的時間了,尾玻璃印上Bernd  Schneider名字。這部車並不是在90年初Schumacher和Schneider比賽的全DTM spec版本,而是一部190E 2.5-16 Evo II的homologation街車,加上少量的改裝讓它適合在賽道上競技。這部車的很多部件都與早期的DTM賽車共用,當然包括手動波箱,還要dog-leg排列模式的。我把座椅滑得比較前,這樣我就可以清楚的感覺離合器的離合點和感覺,而包上麂皮的軚盤瞬間隱藏在我的胸前。

確定ABS在開啟狀態後,把波棍拉向左邊然後向下拉進入一波,非常夠薑的我從乾爽的車庫開到濕滑的Silverstone的維修站。假若我回來的時候沒有像現在咬着舌頭,看上去很興奮的樣子,我相信Schneider、Hamilton和這一群看着我的人會大大的失望。

其實我並不需要太擔心,因為賽車手從來都表現得很憂鬱,加上一股來勢洶洶,極具威脅性的樣子。他們在外面看着你的時候,讓你的心跳彷彿與你的肋骨對抗着。他們令人生畏的眼神絕對能確保四點式安全帶把你夾在座椅的時候讓你的胸部爆裂。

當車輪開始轉動的時候,我感受到的是毫無鬆懈和猶豫的感覺,就算在世界上最好的街車也沒有這種感受。沒有經過濾過的訊息透過手指,腳和屁股都有很直接傳遞到你的腦袋,從啟動那一刻就給予你無限大的信心。

軚盤充滿着豐富的回饋感和路訊,但反應非常非常敏感,雖然賽道濕滑,但抓地力的極限並不模糊。而制動系統反應亦十分自然,好正!

190E是一部和善和極具溝通感的駕駛機器,接下來的幾個圈我都一直在享受和品味着它,嘗試着把這副史上最棒的的引擎的潛力擰出來。這部Evo II用一副出現在190E後期型的2.5公升四氣缸引擎,在這部車上能輸出243匹馬力,而這副引擎在DTM賽車上能tune up至385匹。

Bernd Ramler,一位190E的工程師告訴我:「從來沒有一副量產的引擎可以做到這麼高的轉數。最後一部在1993年出廠的190E紅區在10,500rpm,而它是搭載量產的曲軸箱和汽缸蓋。在研發這副引擎時,我的耳朵極其辛苦,每天都要聽着這高頻率的聲音!」

時至今日,再聽到這副引擎咆哮,是一種樂趣,這部車並沒有10,500rpm那麼高轉的紅區,但在8,500rpm時,吃到的甜頭總比現今turbo當道的年代來的滋味。這個波箱的波檔行程短,而引擎的叫聲富有金屬味道,好像在鼓勵我更高轉才轉波。

我記得Schneider當天跟我說:「剛開始參加DTM比賽讓我很不習慣,因為跟我以前的賽車很不一樣,尤其是從F1轉戰過來。這裏的競爭力很高,有超過35部車參賽,在排位賽要拿到前16名才能直接參加正式賽事,不然就得參加資格賽。雖然這部車的馬力不大,但輪胎和懸掛的組合非常優秀,就算一些馬力比我們高100到200匹的車,我們都有能力跟他們比下去。這部車的平衡性讓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但要進步0.1秒實在非常困難,你需要把這部車開到極限。」

極限駕駛的確讓人非常刺激,但這種駕駛狀況會讓你遲遲才踩煞車,有時候煞車太晚,車尾就會甩出去。E30 BMW M3是同期一部非常快非常出色的sports saloon,但我非常肯定190E富有魔幻性的駕駛感絕對跟它有過之而無不及。

當Lewis跳上這部車開得讓人頭髮豎起之際,不知道他把ABS開着還是在關閉狀態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