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zda RX-7(1981年型)
轉完再轉

Posted 11/04/19

萬事得轉子引擎是許多車迷心目中的永恆經典。廠方早前宣佈重新推出轉子,但只用作發電而非驅動……這還算是重現經典嗎?

WORDS: 金子 浩久 / PICTURES: 田丸 瑞穗 / TRANSLATION: 齋寫樂

2018年10月,萬事得在東京舉行新技術發佈會,表示2019年將自行研發電動汽車。雖然廠方曾公開說過正與豐田共同開發新世代汽車,明顯這次獨自開發電動車又是另一回事。發佈會焦點在於萬事得新型電動車所配搭的轉子引擎之結構組裝,筆者聽完說明後內心盡是驚嘆與稱讚之情。猶記得五年前在橫濱的萬事得技術研究所試坐過安裝了發電用轉子引擎的Demio(即Mazda2),當時還是試驗版,想不到這麼快就變成現實。

萬事得約半個世紀前研發出這種引擎,曾經用於排氣量少的Familia、Capella、Luce等具代表性的車系,其超出預期的高性能吸引更多人成為萬事得車迷,可惜最後亦逃不過高油耗的負面影響,2012年隨着RX-8停產而同時消失。雖然廠方持續努力改善,但是進展緩慢,比不上急速提高的環保要求。

整體用茶色設計,有經常使用的痕跡。(放大圖片)

超過26萬公里,佩服佩服。(放大圖片)
空調、卡式音響等均大量採用按鈕式操作。(放大圖片)

車廠始終認為轉子引擎是品牌的DNA,所以沒有放棄,但由於現已不能再用傳統方法使其「復活」,於是想出作電動車發電用的新方法。舉例說,BMW i3附加Range Extender里程加長版、Nissan Note的e-Power系統,都是只用電力而不用引擎動力作為驅動力量,萬事得的電動車亦是相同構思的產物。

轉子引擎在發電過程中發揮極大優勢,由於使用繭型轉子旋轉,相比傳統往復式引擎體積可以更小更薄,震動及噪音亦較少,似乎前途一片光明。「把轉子引擎控制於一定轉速範圍,其油耗也能與往復式引擎相若。」開發Demio電動試驗版的代表說。

由一幅巨型玻璃所造成的尾門(放大圖片)
SE Limited為當年最高級的型號(放大圖片)
B柱後巧妙融合了不顯眼的通氣口(放大圖片)
令人懷念的跳燈(放大圖片)

轉子引擎由德國的Felix Wankel博士於1957年發明,經NSU公司成功變成實物,1964年發售全球第一部採用轉子引擎的Wankel Spider。1968年革新的四門房車Ro 80推出市場後便無後續。另一方面,當時仍以東洋工業為名的萬事得以巨額特許費取得NSU公司持有的製造權,1967年推出Cosmo Sports。其後,萬事得全力開發,以Familia、 Capella、 Savanna、Luce及Cosmo等車種為中心廣泛應用。其魅力在於壓倒性的加速力,即使其他同等級的往復式引擎車款都不可比擬。然而,受侵襲全球的石油危機及美國管制排氣法令「Muskie Act」之下,要符合法例要求及克服高油耗缺點,轉子引擎的存續處於困境。然而潛伏期過後,轉子引擎再次發揮其優點,於當年新開發的RX-7中再受注目。

當時筆者仍是中學生,沒有駕駛執照,但還是記得推出RX-7的大新聞。自此愛車人士心懷期待,感到終於通過了嚴格排氣管制,預期繼RX-7之後,更多車款會陸續有來。因此RX-7作為終結黑暗時代的終結者,得到大眾舉手歡迎。佐野修是其中一位因轉子引擎而入迷,並受外形吸引而購買RX-7的日本人,由新車使用至今38年,行走超過266,000公里。

那個年代連LSD裝備都可以令人自豪(放大圖片)
一個轉子對應兩支火嘴(放大圖片)
12A型轉子引擎設計簡潔,小巧到可以透視地面。(放大圖片)
引擎蓋內側貼有「昭和53年度符合排氣法例合格車」標示。第一代RX-7為最早符合廢排標準之餘,並具備一定性能的跑車之一。(放大圖片)

筆者與佐野在2018年第12次舉辦的Toyota博物館Classic Car Festival in神宮外苑會面。活動邀請的車款來自於愛知縣Toyota博物館收藏以及公開招募,由神宮外苑出發巡遊銀座,並進行品評會及頒獎儀式,據主辦者說吸引了兩萬名觀眾參加。

佐野在1978年買入第一部RX-7,駕駛三年後再買入後期的型號。「這輛車我很喜歡,但早期型的車身硬度低及引擎低轉速力弱是不足之處。」他試駕後期型後,覺得問題已經完全改善,因而另買一部。

「我特別喜歡大角度傾斜的車頭及有如帳篷的車尾造型。」當時只要有伸縮開關頭燈的日本車,都被認為是與豐田2000GT同級數而受人注目。另外,車尾造型亦是當年日本車所沒有的,。或許包括筆者在內,當時日本人都不自覺認定RX-7是象徵日本車大轉變的先驅。

天窗是這樣拆下的(放大圖片)

「我一直喜歡轉子引擎。」佐野買第一部RX-7之前,開的是妹夫轉讓的Capella Rotary Coupe。自此連續三部車都是轉子,從來沒有再接觸傳統引擎汽車。「這種引擎加速感令人入迷,令往復式引擎顯得乏味。」佐野說。筆者認識的朋友之中,亦有一直駕駛第三代RX-7的,著迷到連其他車一眼也不會望。

可是,畢竟有38年車齡,持續駕駛的勞苦比較多。隨着車齡增加,要進行修理,引擎、波箱、差速都換過。很久之前已經難以透過萬事得代理入手零件,只能在網上競投。引擎外殼開始殘破,佐野計劃更換,卻找不到四個吸氣口的前期型,只好上網競投六個吸氣口的後期型,再打磨加工到適合使用。其他難得一見的部件還有前後側面玻璃、五速手動波箱等,可以的話都會預先購入備用。

他的首部RX-7曾參加Gymkhana,第二部則沒有。

除了RX-7,佐野持之以恆的竟是研究蜻蜓。「以前常到山中的棲息地進行生態攝影。」筆者一再追問,因為這與RX-7的形象完全對不上。原來他一直參加國際蜻蜓學會的採集活動,遠至斯洛文尼亞、德國、印度、香港等,實在令人感到意外,採集的蜻蜓會製成標本供日本的學者研究。他笑說:「我發現當修理前車窗下面的空調百葉簾,原來製蜻蜓標本的大頭針及放大鏡可以大派用場。」車身下方的花凹痕正是前往深山獵影蜻蜓時造成。「曾經跌落斜度45度的河堤下,不能上攀後退,困窘之際,有當地木材店的起重機車偶然經過,幫忙把車吊回路上!」起重機司機吊回RX-7後甚麼都沒說便離去,留下發呆的佐野。

此古典車聚會參加資格為1979年之前製造,並且不經改裝。
與後方可見的Honda Z及Toyota Corolla比較,RX-7的車頭顯得甚為傾斜。

佐野續說:「至今曾有兩次想賣車,兩次都是妻子反對而改變主意。」RX-7只製造了三代,很多人以代碼稱呼,第一代是SA、第二代是FC、第三代是FD。妻子不喜歡FC的圓角設計,試坐FD後又嫌車廂太狹窄而反對。「因此升級到FD不在考慮之列,反而繼續開SA的意願愈來愈強。」自此為了必要時有車可用,於是決定多買一部本田Mobilio,最近常以它前往訪尋蜻蜓。

夫婦經常一起參加像古典車活動,妻子由美子亦是古典車迷,喜愛的程度是她會在筆者與其丈夫談話期間,獨在會場四處跑,欣賞名車,是一位真心愛車之人。「欣賞的過程中直情感到在人類創造的萬物中,沒有比這些更美之物。這亦是保存舊車的可貴之處。」觀乎有些長期開舊車的朋友,最終因為不獲家人諒解而感慨,佐野卻沒有這方面的顧慮。「RX-7雖是跑車卻又優雅非常。座椅顏色及輪轂的樣式令我特別鍾情。雖然今天有大堆漂亮汽車與我們的RX-7並列,但始終對它與別不同的感覺,它是最適合我和妻子的!」坐在副駕席的由美子安心熟睡,這是對修信賴的最大表現。「雖然沒有ABS及安全氣袋,但是實用空間足以用來載運橫放的大鐵桶,990kg的輕量亦完全適合行山路。」

當與修談及萬事得電動車,他欲言又止的說:「轉子引擎的發電機呢……」真想在新車推出後與他一起試坐,再聽聽他的感想。

原文來自《TopGear極速誌》 2019年1月 第124期

Mazda RX-7(SA)規格
引擎:1,146cc turbo轉子引擎
馬力:105匹/ 6,000rpm
扭力:14.7kgm/ 4,000rpm
傳動:後輪驅動 5前速手動波箱 
0-100km/h:9.6秒
極速:185km/h
體積:4,285 x 1,675 x 1,260mm
重量:1,025k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