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叫Superleggera,叫Performante那麼直截了當。廠方說它不只是偷輕那麼簡單,而是有一整套改良設計放在新車上,當中,最juicy的就是它的御風術ALA,以及打破紐布靈量產車圈速。

  先不講Performante的一整套改良設計,我想講的是今次在Imola賽道的試車安排。多年來參加林寶堅尼的試車活動,也少不了賽道環節,但每次都是點到即止,四五圈下來便差不多了。所以,坐巴士去到賽道的路上我便涫水熝腳拿出所有拍攝影片的器材,左手一套GoPro,右手又握住另一隻GoPro,一副西部牛仔片要決戰一樣,為的就是隨時打開Performante車門,便立即安裝。跑完了第一round,四五圈左右,心諗工作結束,任務未知是否完成,因為拍成怎樣也未有空看,總之想「知錯能改」的機會已隨風而逝。豈料,原來還有三round,換言之,半天下來,跑了二十多圈,Imola每圈總長度為五公里,即我開着Performante跑了超過100公里。重點是,同場有二三十名來自世界各地的記者,我一下車,另一位記者便跳上車,廠方人員只是檢查一下胎氣,Performante又在Imola被人轟到拆天一樣。我從未在賽車場如此試駕林寶堅尼,有驚喜。

  另一驚喜的事,也是在賽車場試車時發生。每三輛Performante跟着一位導師來跑,他開着的是Huracan LP610-4。要知道廠方的導師,都是試車手或賽車手,做得領航車的司機,更是非比尋常的角色,因為他們不但要開得快,也要開得很好,更要經常留意尾隨傳媒的車,看看他們有沒有古靈精怪,又或者跟不上、開得不好的,還要一邊開車一邊用對講機指令個別傳媒的動作,總之就是他們要快之餘,也要一心多用。大部分車廠都以這種形式在賽道試車,有些車廠會派車手坐在你身旁,但就不會放羊一樣任你飛任你衝。一般來說,更好身手的傳媒也不能催逼廠方導師的車,一來嚴禁爬頭,二來開車技術了得的傳媒也不一定經常在那賽道開過車,導師們卻在相同賽車場跑了不知多少個圈,有些車廠如法拉利更只會在自己賽車場給傳媒試車,簡直就係主場,所以,我們試車,通常都是導師遷就傳媒,經常是他們刻意放慢來等我們。今次不一樣,過了第一round,較為熟悉賽道之後,大部分傳媒在每一個彎角或直路上都緊緊貼住導師的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