盤尼西林,登陸月球,特朗普的頭髮……現在則有Bugatti Chiron。人類果然每隔一段時間就會超越自己。

  不久之前,世人才因為Bugatti Veyron橫空出世而驚覺自己原來一直受到爛似福特Escort XR3i也莫名其妙被奉為上品的濁流所蒙蔽,如入鮑魚之肆久而不聞其臭。綜觀過去,從來沒有無無謂謂的汽車能夠像Veyron這麼有意思。話雖如此,這款堪稱歷來野心最大的超跑只不過剛剛開始博得它應有的江湖地位,我卻已經開過新型Bugatti Chiron(噯吔,寫下這一句時心情硬是暢快呀)。不過為了充分理解Bugatti在最新作品上修得多大進境,在此有必要花幾分鐘弄清楚Veyron的底蘊,因為它的意義實非顯而易見的性能表現所能概括。

  對,Veyron甫出道便以速度、價錢和複雜程度冠絕同儕,同一時間更揭開了科技用語的新一章,實際上等於把渦輪增壓、四輪驅動等等當今飛毛腿奉為圭臬的技術共冶一爐,當中又以雙離合波箱的影響尤其顯著。Veyron實質上是前任福士總舵主Ferdinand Piëch向世人說明其龐大集團有何能耐的具體示範,對他來說意義就像農神5號登月那麼重大,耗資亦不遑多讓。

  但Veyron既沒有迷倒眾生,亦從沒達到Countach、F40等海報明星的萬人迷境界,Piëch創造的Veyron也就這樣不明不白地變成受人敬畏卻無人問津的貴價奧迪Quattro。若說Chiron有兩大苦差,第一個可想而知就是在每一方面都要超越Veyron。第二個任務比較微妙,難度也可能更高——它必須成為萬人迷,令負擔不起這種跑車的人恨不得將之據為己有,好想跟它交一交手,最低限度也得弄到一兩張它的海報,因為傳奇就是這樣開始的。

  TG節目用了三天拍攝Chiron,過程十分緊湊,既驚心又精彩。這一天的Chiron卻完全由我獨佔,正適合重新整理思路,用廿四個小時探索碳纖維表皮下有何玄機,好好思量Durheimer先生和麾下到底創造了一款怎樣的跑車。可是就個人來說,這個安排始終代表我只有一天時間隨興駕駛Chiron。只有一天,僅此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