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初稿到展覽車僅僅花了十四個月,正式出道之前已奪得勒芒冠軍,福特新型GT超跑果然先聲奪人。

  

  在差不多零度的氣溫下,瑟縮於拉斯維加斯Motor Speedway旁邊風聲大作的停車場,我們看着兩架美國空軍最精銳的F-22 Raptor戰機從Nellis空軍基地一舉衝向冬日的碧藍穹蒼,在後燃器全開的怪力下把所有金屬筋腱繃至近乎撕裂的境界,以無可再快的速度衝上雲霄。

  看着戰機身影在陣陣熱浪和噴射爆響中消失於萬里長空,實在很難忍得住不把這些超級機密戰機與蟄伏身旁兩尺外的一藍一白福特GT相提並論。它們都是技術尖端的美國秘寶,身上滿載着目前仍屬機密的科技成果,而且很可能是所屬領域中速度最高最先進的尖兵,最重要是兩家都有一組非常不得了的後燃器傍身。

  唯一重大分別是你我得花上數以十年才能洞悉F-22的能耐(由於太秘密,F-22根本無法外銷),下一代福特GT在幾分鐘之後卻可以讓我們仨一窺全豹。豈止一窺全豹,還會第一次見識到它的賽道功夫。

  不過醜話說在頭,TG此行只是見識,並非過招。一個星期前得悉有此安排時,我簡直恨得咬牙切齒。無論如何,TG只能以乘客身份見識規格近乎完成品的GT。率先上場試招的仁兄是福特產品開發部老總Raj Nair。到得一切熱身妥當,2016年福特GT勒芒冠軍車手Joey Hand便會接手操練數圈。順帶一提,這條賽道是鮮少使用的測試設施,所以非常新淨滑溜,加上表面覆蓋着一層從沙漠颳來的薄薄沙塵,滑溜程度幾可媲美溜冰場。

  不過那是Raj和Joey的問題。TG首先要做的工作是從不同角度細端詳,看看能否從規格直逼量產車的GT身上發掘出一些新事物。這部GT將會在猶他Motorsports Campus的Ford Performance駕駛學院完成終身使命,與量產型號的唯一顯眼分別是車上主屏幕未有裝上最終規格的軟件。對,杯架也付之闕如。

  首先從車頭那邊着手。Raj和Ford Performance老總Dave Pericak一邊跟我們蹲身跪地,一邊指着車頭泵把下方。「這個簡直型到爆燈。」Raj說:「底部設有類似F1的龍骨(好處在於懸掛下搖臂能以平行於地面的角度連接車架,藉此優化懸掛幾何、機械抓着力和氣動效率),因此我們可以在車頭弄出一噸下壓力。」

  結果證明這股下壓力強得過火。「我們早已料到飛簷設計能夠在後方產生相當強大的下壓力。」Raj說:「但前方產生的下壓力還是超出了預期水平,壓力中心點也就成了一大問題,因為中心點實在太靠近車頭。」壓力中心點十分重要,因為這個點足以左右車輛的操縱特性,壓力偏聚車頭會造成轉向過多,偏於車尾則會導致轉向不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