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治在1903年Gordon Bennett盃賽奪得冠軍,今年我們與平治C63S Coupe再踏上同一征途。

  TG此刻身在都柏林南面的威克洛山國家公園(Wicklow Mountains National Park),與平治AMG最新作品Edition One C63S Coupe奔行於一條勉強稱得上道路的單線狹窄行車道,愛爾蘭絢爛奪目的田園景色恍如上帝自用的拼布百家被鋪展眼前。這番光景也許十分美麗,其實未必盡然。請讓我們澄清一點,這裏可不是飛毛腿快車的理想鄉,無怪乎愛爾蘭這些年來孕育了好些稱霸世界的越野賽車手。這裏的道路傾角變化出人意料,彎中不時埋下怵目驚心的凹凸陷阱,狹窄路面隨時因為落石而變得格外險要,堪稱全方位考驗車輛動態性能和車手技術的究極擂台。平治AMG最新銳最好戰的C63S Coupe,應考實力綽有餘裕,不過體型相當的大平治因為彎中隆起腳下一彈單輪離地,繼而興高采烈順勢一甩使出飄移微步,驚心程度還是有那麼一點出乎意料,尤其是考慮到兩旁缺乏緩衝餘地。不過此行重點並不在耍醉拳——我們正在奔往一條名曰Athy的小鄉村來一場小小冒險,一場始於一百一十三年前的冒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