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1最高領導人素以難於約訪著稱,幸好TG隊中有過來人Eddie Jordan,敝刊總編輯亦早有「前科」……

  Bernie Ecclestone:「我本該把你告上法庭。」知道Bernie這番話的對象並非自己,而是總編輯Charlie Turner,我但覺如釋重負。一度效力其雜誌的Charlie,十四年前就是在F1總部向Bernard Charles Eccletone遞上一紙通知,正式結束那場持續了六個月的衝突。儘管Charlie非常不安,今天卻不得不再次踏進當年宣告割席的同一房間,與我一起訪問F1總司令(這裏陳設的藝術品和工藝品可謂不拘一格,當中包括一座尺寸特大的本人半身銅像、一隻悉心裝裱起來題為Let it be的破碎碟子,以及2002年戈爾巴喬夫親手頒贈的World Business Award)。幸好Bernie一語既畢便粲然一笑跟我倆握手。不過有些事情是永遠改變不了的……別看他年屆八十五,過去四十三年一直以指導者和管理者身份把F1打造成世上最值錢運動商品之一的Bernie可沒有半絲鬆懈跡象,也未有安排接班人的明顯動作。

  Eddie Jordan:我們不會打擾太久,你可以隨時下逐客令。

  BE:我會的。(一笑)

  EJ:事不宜遲……為甚麼你是贏家?

  BE:誰說我是贏家?

  EJ:我說的。你這一生都是贏家。

  BE:運氣好,僅此而已。

  EJ:你是賭徒嗎?

  BE:對呀。

  EJ:賭博於你是自然而然的事嗎?

  BE:假若覺得某些事情大有可為,無論那是甚麼,我都會投資下去。

  EJ:新賽事亦然嗎?

  BE:對。

  EJ:我一直說你是眼光遠大的人。我自問從沒認真想過要去巴林、阿布扎比、新加坡……但這些分站賽正在變成轟動車壇的大賽。這一切盡在你意料之中嗎?

  BE:別要忘記我早在這些賽事成真前已放眼中國。我一直打算向東拓展,不是向西……

  EJ:作為一個商人,你認為自己哪一點最強呢?我的意思是,看看你迄今成就的大業吧。你是拖網漁民之子,實在很難想像會有今天的地位。你到底有何秘訣?

  BE:這個問題,你或者應該找個藝術家或音樂家甚麼的問一問,於我只是機緣巧合罷了。

  EJ:但你是經紀。

  BE:所言極是,我是經紀。這個說法一點也不錯,我的確是二手車經紀。

  EJ:這份工作給你最大滿足的地方是甚麼?

  BE:我看大概就是知道自己想出一個行得通的主意,知道自己行之有法,不管哪是甚麼主意也好。我非常非常高興這些賽事得以實現,巴庫(Baku)一事着實令我滿心歡喜。許多人都說我徹底瘋了,所以大功告成時也倍感高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