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假瞓足半日、東京朝十shop到晚十、通宵打麻雀,在這些益智活動之外,可曾試過在香港開車12粒鐘?全港首屆Le Mans 12小時超級馬拉松盃就此展開,各位沖定咖啡未?

  「不如我同你一人開一部車,連續開12個鐘?」TopGear編輯阿安有日這樣提議。同事姚子浩當下面色一沉。

  香港標準工時、熊本縣災民的「經濟客位綜合症」,當這些議題成為香港新聞熱話之際,有人提出工作12小時,期間大部分時間要屈在車廂足足半日的構想,可謂應景非常、變態十足。

  這個虐待加自殘兼而有之故事所以開始,只能怪Le Mans廿四小時賽事,與一切實在太過巧合了。2012年以來,Audi R18與Toyota TS0X0 Hybrid(X=3至5)一直冤家路窄,在LMP1組別鬥生鬥死。不知有心還是無意,法國賽車場千里之遙的香港馬路,Audi與Toyota剛好在今年各有一部車登陸——A3 Sportback e-tron與新一代Prius。兩者都是長尾巴揭背、引擎一點幾公升,最特別是油電混合動力如同Le Mans賽車的翻版。世事冥冥中自有主宰,你聽不到上帝正在呼喚我們必須辦一場香港老翻的Le Mans,將兩個牌子的仇恨一路薪火相傳、留芳百世落去嗎?

  受到上主的感召,於是阿安就提出這樣的建議。不過規模原初較具有人性,四位編輯分成兩隊,每人開六個鐘。可是想深一層,六個鐘的駕駛不夠戲劇化,太乏味了,毅行者的冠軍亦要跑足十小時才衝線,我們平時去外國試車也隨時不止六小時之數啦。

  阿浩當下面色一沉,之後提出修訂建議:「嗱,十二個鐘並非不可以,條件是中途太累要休息的話就休息,肚餓時可以停低食飯。總之不可以連續開不停。」

  修正案通過。比賽規則再沒有別的了,就是兩部車沿着一條環繞九龍至新界、長約六十公里的固定路線不停跑圈,12小時後叫pen down。主辦當局隨即頒發兩個大獎——12小時慳油盃,以及12小時圈數最多獎。要奪取這兩項殊榮不單只關乎汽車,也是對駕駛員內在能力的大考驗,例如是平日通宵捱夜上網和煲劇的經驗,以及對於人有三急時忍耐再忍耐的崇高意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