既已成為賽車圈內公認的頭號好好先生,試問世上還有甚麼能叫他掃興呢?答曰一篇TG報道,就這麼簡單……

  站在奧林匹克體育館的當風看台上,Daniel Ricciardo笑到見牙唔見眼,卻顯得心不在焉。這是他第一次視察2015年世界車王爭霸賽(Race of Champions,簡稱RoC)的擂台,來自不同賽事的頂尖車手很快就要在這裏揮舞多種競速利器正面交鋒,好決定誰是終極盟主。在他一邊審視這片濕滑難纏的場地,一邊默記賽道曲直變化的時候試圖訪問他,效果等於要求小孩子在聖誕節早上窩在床上。「正呀!」他自顧自地頷首稱善:「唔錯唔錯。」

  「跟我們上次傾談時有點不同呢。」我大着膽說:「我說的是那次Infiniti活動……」

  但見他笑靨如常,眉頭輕輕一抽,顯然已忘個一乾二淨。唉,實在怪不了他。這個澳洲人已扭頭繼續打量那條彎彎曲曲的賽道,不時前俯後仰搖頭晃腦細意端詳彎心。在個人首次參與的RoC大戰上,他剛剛在抽簽會上抽到的交鋒對手恰好就是前度紅牛隊友維迪,眼下則是他在今夜開戰之前熟習賽道佈局的寶貴機會,身邊卻有一個喋喋不休的TG討厭鬼問長問短,試問誰又怪得了他?

  「跟維迪抽到同一組,不是挺諷刺嗎?想到前一季的挑戰者中就以你表現最特出,這一季F1想必十分艱辛吧?」

  Ricciardo語帶失望地認同。「維迪今年掉轉了角色。他選擇了跳船,整季收穫比我豐富得多,所以我好期待在裝備上追回失地,以便跟他周旋一番……」聽到這裏,我不禁咽下一大啖口水。截至此刻為止,尚未有人告知他今晚起步點亮起綠燈時,坐在KTM X-Bow副手席跟他一起上路的就是這個來自TG的傢伙,換言之我的角色基本上就是他的壓艙物。

  Ricciardo這一年在F1圈中可謂斯人獨惟悴。在前一賽季,他是唯一打碎平治長勝好夢的車手,2015賽季卻困身中游,只曾兩度登上頒獎台。與此同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