事實若證明這是自然吸氣法拉利最後一次歡呼,F12tdf倒是轟轟烈烈的退場方式。

  在意大利郊區與這輛770bhp的新型法拉利風馳電掣共舞一個下午後,你若需要靜下來眼觀鼻,鼻觀心,再找個幽暗房間好好躺一會,也是情有可原的事,因為F12tdf帶出的問題似乎跟它交出的答案一樣多。

  唯這天行程可沒有沉思默想的餘暇,不過掌心冒汗帶着逼切好奇心返回Fiorano後,TG總算爭取到五分鐘向法拉利最高調的僱員維迪討教。話說在前一天的Finali Mondiali季終宣傳戲碼中,他的Scuderia隊友拉高倫就在Mugello看台直路大演甩尾轉圈試探F12tdf的極限。這位仁兄,試問誰能不愛他?維迪剛才在暮色漸濃的Fiorano則以頗為世故的態度跑了幾個圈。

  F12tdf最厲害的板斧,當然是四輪轉向,或曰passo corto virtuale(virtual short wheelbase,虛擬短軸距是也)。此系統乃ZF出品,懂得利用機電致動器改變後軸那邊的內外束角,變化幅度可達一度。法拉利表示這項功能會跟前軸相輔相成,大幅提升高速穩定性和靈活性。維迪當然不會對這種功能感到陌生,可是淨重1,415kg的F12tdf,畢竟比他今年相當稱手的SF15-T F1賽車重約一倍。然則維迪對它有何看法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