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妨將之想像成添了幾匹馬力的《迷失東京》。但話說回來,小巧別緻的都市型汽車其實非常容易理解……

  擬態啞劇只能幫到這個份上。日本是鮮用英語的國家,對話如是,書寫上亦復如是。這是我迄今得出的結論,但覺這種環境異常新鮮,就連首都東京也予人流落異鄉的迷離感。

  可是當我弓起五呎九吋的高瘦身軀嘗試鑽進體型袖珍的本田S660,卻突然好想找一位英語翻譯員,怪只怪這幅奉行簡約主義的儀錶板並沒有安插衛星導航系統。在下自問平素不願依賴這類裝置,可是置身於一個令倫敦相形之下好比小巫的大都會,導航系統的幫助只怕不是小恩小惠那麼簡單。

  我比手劃腳的啞劇完全無助於找得一個吸盤式外掛顯示裝置以便自己和攝影師John Wycherley在途上隨時確認所在位置。這種時候,唯有做好心理準備使出十幾二十年前智能電話猶未大行其道時的社交冒險精神,開始催促S660輕哼着三汽缸調子蕩進鬧市。

  探索這輛袖珍汽車的發祥都市,最佳做法也許是漫無目的地游走於大街小巷,說不定可以從中找到一些線索,有助我們明白S660的形制為何有別於傳統。有別傳統,只因這輛本田完全符合K-car法例。後者扼要地說就是有關車輛動力不得超出63bhp,引擎排氣量在0.66公升或以下,外圍尺寸不得超出一個體積小於雷諾Twingo的長方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