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從日產的R35 GT-R和豐田86重生,我對日本車廠抱有很大期望,期望它們可以重拾上世紀80至90年代的風光日子。

  GT-R是日產把一款汽車的margin用得十分盡的汽車。它是極之快,平常快跑一下,任誰都會着迷,但開得認真快的話,這車一點也不易掌控,隱藏的獸性便會跳出來,不過我很喜歡。豐田的86(或富士的BZR)代表着日本車廠回歸到動態汽車工程的根本,底盤的margin沒有被用盡,但引擎和底盤的配搭能產生一股很奇妙的駕駛樂趣,但這樂趣不是平常用家懂得欣賞的,頭腦正常的正常人根本看不到它的存在。來到MX-5,那簡直是追源溯始的最佳例子,縱使玩慣了老爺車的人還是嗤之以鼻,還是覺得原始的舊款較好,我也同意,像上期我們試開的Elan,駕駛氣氛、速度感和操縱感也是原始得無法再原始,就算車速無法同現今汽車相比,那種駕駛感覺還是新車沒法取代的。不過,我還是喜歡新MX-5,它的操縱感還是很直接,它的動態還是當相的不廿一世紀,車內卻有齊現今汽車必備的撞擊防禦力和安全保障。最近試了Civic Type R,原本對它真的沒太多期望,歐洲人造的街車,無論如何努力宣傳它跟賽車有多大淵源,歐洲工程師腦裏面賽車與街車的分界線還是清晰得好像梁智鴻的髮型(例外的可能就只有保時捷)。不過,開過之後,英國製的Type R似乎真想追源自舊的Type 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