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因為要籌辦台灣版《TopGear極速誌》,經常要到台北,有次遇上台北停工停課的颱風;最近一次,又遇上颱風。飛抵台北時,颱風剛吹到;離開台北時,颱風便離開了,這次還是我的休假,想到台北和台南走走,看看東西,吃吃東西。朋友笑說,我這次是迎送颱風之旅。台灣的同事更不明白,為何我休假還去台灣,一個月一次至兩次來工幹,還不夠嗎?他們更不清楚,為何香港人特別喜歡台灣。或者,我的颱風之旅可以說明一點點為甚麼香港人特別喜歡台灣。

  8月初蘇迪勒吹到台北,晚上登陸。我睡在市中心的酒店,狂風大作,半夜被洗手間的抽風口發出的聲音吵醒了,風力之大居然可以從小小的排氣口倒吹進酒店房間內。原本要坐高鐵去台南,因停駛而要等到下午四點。中午,風力稍弱,便走出去找吃的,橫街窄巷裏的小店竟如常開門,不是停工停課嗎?以為,小店必定坐地起價,一碟蝦仁炒蛋飯還是100台幣,沒漲價。便利店和網上都停售高鐵車票,為了能趕往台南,也試試找的士先去火車站買票。滿地盡是倒下的樹、垃圾和瓦礫,截的士一點也沒難度,不到十分鐘便到了,幾十元台幣,的士司機沒黑面,沒拒載,沒濫收車費。買完車票又回酒店,風力之大把我吹得好像加了turbo一樣,截的士一樣沒問題,同樣是幾十元,幾分鐘便回到酒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