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從來沒看過《深夜食堂》的漫畫或電視劇,但電影版還是看得津津有味。戲裏的全都是「甩皮甩骨」的人,亦即是低下階層,既沒靚女,也沒俊男,更搞笑的,是到食堂的人差不多全都是八公八婆,講是非,扮正義,喜歡對別人的事指指點點,加上自己的價值判斷,可是食堂老闆通常都是咬着香煙,一言不發的,看着人情世事,眉目之間卻有自己的立場。整齣電影裏,老闆說話也不知道有沒有一百句,說話的要不是那些潦倒的人自白,便是長舌男女你一言我一句。可是,我對這老闆的印象特別深刻,我不明白,日本電影中的男人,似乎都是這個樣子,就是說話不多,眼神中卻流露看透世情、勇於承擔的精神。遠至《用心棒》、《裊裊夕陽情》,再到《鐵道員》,那些日本男子就是話不多,神情肅木,卻是深黯世情,有強烈的個人價值觀,更不在乎別人怎樣看自己,像食堂的老闆,躲在那簡陋小店,每天就是聽着那些食客這樣那樣,但他在食客中,又似是一位智者,好像戲中那位做二奶的女士,受盡長舌男女的白眼,她到最尾還是跟老闆說,食堂內應該只有老闆明白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