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ARTH 500C 果你有經歷過本田Beat、鈴木Cappuccino和萬事得AZ-1的年代,一定會懷念這堆不落俗套之的骰小趣緻。此後的車壇直駛往不歸路,集體改信大爆炸宇宙論,令新誕生的汽車體積無不急促向外膨脹。一般車廠對應脹爆再脹爆的方式不外乎是偷輕再偷輕,亦即一邊鼓勵盡情發脹,另一邊努力減磅。不過那怕偷輕功夫如何到家,始終屬於補鑊行為。少有的例外是早幾年的Fiat 500,設計師實行慧劍斬車身,把車長和車闊削剩三米六和一米六,炮製出佔地面積超小的四人揭背車。蚊?尺寸少不免意味體弱如蚊,直至華陀Abarth現身,為Fiat 500施展一番滋補益心療程後,成功從引擎艙中壓製出135至140匹動力,使它成為人仔細細功效大的高效藥丸,擺脫一眾日本K-car、豐田iQ及Tata Nano等小人國國民一直欠缺運動體質的宿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