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arth Punto Scorpione 同事阿安和Donny對Abarth Punto讚口不絕,誇張程度好似做了它的代言人一樣。所以,今次特輯中,他們特意安排了我試Abarth Punto。拐過兩個彎,我便立即跟代理商的同事說,這車很奇妙;接下來,也不再說什麼,只集中精神試清楚這車的底蘊。剛才的兩個彎,都是上斜彎,路面傾角不對,更有不少坑渠蓋的凹陷位,但彎角又屬於高速彎,四波高速拐過是沒問題的,但一有問題,可以很嚴重,上斜彎角加傾側不對和凹陷加高速,相信就算路面不是沙石路,這兩個彎可以成為WRC的經典彎角。通常,無論我試什麼車,這兩彎都是試探車架內功的地點,我會先收油入彎試試看,車速一慢來,便容易考量車輛接下來應該用什麼車速來跑。開?Abarth Punto扭入第一個彎角,自己完全錯了,自己的車速太慢了,它的姿態從容得好像往地上吐了一口口水,「招積」得全然不把我放在眼裡。是的,我確實低估了它,坐進車廂,加油起跑,徐徐加點油行走,便覺得它的軚感似乎有點虛,缺乏了hot hatch應有的戰鬥氣氛;坐姿也是偏高了一點,沒有Mini Cooper S那麼低矮的感覺。但引擎是很一流,除了在接近紅區的1,000rpm左右,力量開始衰弱之外,1,400cc加turbo這種小引擎,turbo lag既不明顯,就算來到5,000rpm,Abarth Punto仍然能發出詠春寸勁般的力量,是我始料不及的,我直情覺得它的引擎調校功夫比Abarth 595還要好,有點似695法拉利版的風味。 在接下來的彎角裡,我完全放開心情來開這車。在南區這條山路裡,有幾個頗為難搞的彎角,我通常都是收收油,又或者點點煞車才入彎,用車輛的慣性來入彎,開Abarth Punto,我右腳可以不離開油門,在一個下坡S彎裡,右腳更全程壓在油門。老實說,我很久沒有這樣試車了,Abarth Punto好似彎路黐狂一樣,很多彎角,我只要在彎前減速恰當,右腳便可以一直壓在油門上,在一個像髮夾角裡,軚盤角度扭得正確,居然可以用油門來收窄入彎角度,而且過程非常自然,沒想過FF車可以做到這種動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