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di RS4 Avant Quattro 每次湧入彎中,RS4會令我想起什麼?戰爭。這場戰役我姑且取名為「慣性叛軍vs 維和部隊」之戰。慣性這一方是反對派,其武器是1,870kg的重火力,分布於長達4.7米長的車身,特別是頭尾兩端分別置有幾百磅的V8引擎(更要命是直擺而非橫置),以及特長的旅行車車尾。大部份的車入彎時要不然是車尾特別感到負累,就是車頭較為呆滯,RS4卻是周身肥腫難分到無論是車頭、車中還是車尾,每寸肌膚無一不散發着「重口味」,彷彿要上下一心、夾手夾腳把車身的動態拖落台。 與之頑抗是Quattro維和部隊。我試過向下衝落某個彎,照正常情況下慣性叛軍一方必勝無疑,要不然是甩尾,就是推頭,又或兩者齊備,這時Quattro系統就會亮出暗器拆招。兩者交戰之下,劇情像荷里活電影般老早已經預定,勝方往往是Quattro維和部隊,亦即大團圓結局。車動態沿預定弧線乖乖邁進,不單止不會行差踏錯,更加似乎有道反抗勢力,識得把車身推進彎內,近乎上帝之手,不知情者一定會不斷問點解點解。事後我先發覺,RS4的Quattro系統包括中央差速器和後軸扭力差速,簡而言之不單前軸和後軸的扭力可以隨時變換,而且後軸左右轆的扭力一樣識得變,換言之它能透過外彎的後轆強硬幫助車尾推一把,把屁股塞進彎內。 純以結果判斷,RS4好識得過彎,要弄出這樣水平的四驅系統是科學界的奇跡,換着是同一重量、車長的後驅旅行車,肯定已經甩到九霄雲外了。不過若純以駕駛趣味判斷,每次入彎我都要被逼觀看兩邊陣營不斷互相交火,久而久之,我發覺自己是個站在一旁看別人打機的傻佬,真正玩得興高采烈的是這部車的慣性和電子系統,開住RS4,我只是個不關事的第三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