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錶展採訪。除了看錶,另一個目的就是見人。 每年只有這個機會,在短短五日裏見齊差不多所有品牌的公關和銷售要員, 當中有新知有舊雨,有些一年只碰一次面。除了見人,更重要是被見。 讓人家知道你還在這個圈裏混,還未消聲匿跡,還在呃飯食。 一天工作完畢到中國餐館吃晚飯(市內只有兩間中國餐館,其實 還有另一間,但已很久沒去,不知有沒有結業),店裏幾乎全都 是熟口熟面的黃面孔,有在品牌工作的,有在零售商工作的, 有香港傳媒,有內地和台灣傳媒。人面廣的,交遊廣闊的,德高望重的, 吹得兩嘴的,去到自己張檯隨時要花十幾分鐘,因為途中要不停打招呼 say hi。我?我想走半個鐘。 每次碰面其實都只是寒暄幾句而已,幾時到?幾時走?住在哪兒?再約, 拜拜!熟一點的,真的很喜歡錶的,才會問關於新錶的事。好了,現在來寫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