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nault Twizy 外星樣、半車門、無引擎聲,這把電動鉸剪仔如今降落於香港馬路,莫不令地球人類兩眼發青光。 新聞人物坐車時被記者重重圍堵的感覺,原來是這樣的。只是這班記者全都是臨記,正職是地盤大叔、巡更經過的阿sir、油塘的街坊,至於他們發問內容計有「呢部係乜車」、「係唔係行電」、「可以行幾快」等例牌菜,當然少不了拿出手機影相。他們簡直無視自己正危立於馬路,也懶理我是否得閒,我當時好應該伸個頭出車,採用例牌的答法來回應例牌的題目:「暫時無嘢可以交待,稍後我會在適當時候作出適當的交待。」講完後就關上車窗。 可惜沒有車窗可關,這部車是無窗的。不過即使有都肯定會焗死,因為無冷氣。所以如果給我揀,我會揀部無車門版,貪其涼爽開揚,當然無車門的話又會惹更多臨時記者圍過來,真矛盾。 講到尾我其實自尋煩惱,因為這部電動車在香港根本無得出牌,今次要掛個臨時牌才勉強出得街。它在歐洲歸類為heavy quadricycles,即是輸出及車重不超過20匹及400kg(不連電池)的四輪車,運輸署對於這種既非私家車亦非電單車的東西,反應一樣很例牌──我唔准。隔個海的澳門,有得見報之外亦有得見街,一個當地汽車傳媒告訴我澳門政府對之大開綠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