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ange Rover 作為城中富豪,燈紅酒綠的花花世界已然令人生厭,何不擁抱由泥濘、沙丘、亂石、激流等皇牌阿姐所組成的北非爛世界? GPS導航發出語音提示:「前方100米進入迴旋處,於第一個路口駛出。」一轉進迴旋處,先見右邊有條應該是給牛羊回家之泥巴隱徑,再行多些少,有條正常的馬路,於是我打燈、扭?,於這個出口離開,繼續行程。瞥一眼導航系統地圖,我竟然行過籠,剛才那個絕不起眼的路口方是正確答案。我手握Land Rover品牌中最華貴、車漆光可鑑人的第四代Range Rover,竟然要硬闖比地盤入口更要寒酸的摩洛哥小路?這段沙塵滾滾的爛徑彷彿向我宣告:由這個入口開始,才是真實的非洲呀老友。 事情適應得比我預期快,以Range Rover為例,前一秒明明像是乾淨到有潔癖的貴公子,這刻它便把地上的沙石、泥濘和水窪撻上全身,樂於把自己裝扮成叢林士兵,完全融入周遭環境之中。話雖如此,世上除了Range Rover之外,有哪部出身富貴的頂級汽車,同時又能夠配得起這身污糟邋遢造型?因此即使輪下密布碎石坑洞,我也懶去收油,直衝過去,泥巴彈至擋風玻璃。此時忽然出現一個奇怪現象——車廂之內與車廂之外不成正比。換成別的SUV,在此等下三流的稀巴爛場地以如此的車速急行,必然洋溢?各式噪音和XYZ軸俱全的震盪,駕駛者會自動愈開愈慢。這刻卻活像躲在家中觀看電視直播的以巴衝突新聞片,周遭的世界陷於水深火熱,與身處的環境完全不協調。活在Range Rover之中,駕駛者自然就會愈行愈快。加速之下,另一怪現象又接連發生——在全碎石迷陣中,車身左右擺尾理應是變本加厲,像打韆鞦般愈拋愈誇張,但Range Rover的情況一直受控。明明我並沒有啟動任何越野模式,而且也肯定與我的爛路駕駛水平無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