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代SL500與第一代SL這次聚舊天經地義,何需透過Facebook發起? 攝氏33度,南風,好一個無雲無煙霞的夏天。這種天氣一樣可以開住篷駕車,先決條件只有兩個:一副太陽眼鏡,再加沒有大塞車。為什麼要關篷關窗把自己封死?我又不是天生重疾要住隔離氧氣房的初生嬰兒,又不是那種一邊不介意自己零運動兼高脂肪,但另一邊曬十分鐘太陽都話會有皮膚癌的都巿廢人。 太熱的話其實最後都可以開冷氣。升起這部SL的車窗和座位後面的網狀擋流板,原本有亂流的車廂即時天下太平,再打開冷氣,凍氣依然可以停留在車廂,稀釋速度慢過一般開篷車。我從未試過把開篷車踩到過百,耳邊近乎沒有風噪之餘,我把頭髮沒有被吹入口中,但將手伸上天,擋風玻璃水平線以上卻是另一世界,SL的車廂簡直好比避風塘。 前兩年我們做過一個開篷車特輯,E-class cabrio的鎮壓亂流能力是幾部車中最強,我們不得不因為這一點,把它選為當年Car of the Year最佳開篷車。新SL甚至更加風平浪靜,主要原因當然是SL是雙座而非四個位,兩位乘客的後尾枕有塊高過頭枕的擋流板,再加上SL左右各兩片的側窗延伸到車尾,變成前後左右皆受嚴密城牆保護。前幾個月試新PorscheBoxster,一樣是雙座位兼有尾後的擾流板,不過每邊只有一片車窗,結果會有風由頭枕與側窗之間的空隙竄入,而且不知怎解會穿過腰間。你以為好涼爽?簡直爽到震,因為當時氣溫只有幾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