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eugeot RCZ 彎路之王306GTi、中置引擎加後驅的Clio V6、廿萬的206CC開篷,法國車在香港十幾年前風光過。法國新浪潮幾時再水漲多一次? 我在法國尼斯試過兩次米芝蓮二星餐廳,兩間的共通點是難食、不飽肚、貴、上菜慢,香港求其一間茶樓都可以將之打敗,什麼也沒有,唯一就是有賣相。法國民族性之一是極重視門面,所以有這樣的法國大餐,而且有這樣的法國車。你未開過法國車嘛,要理解它的話一樣很易,想像一下日本車的就手、可靠、長相形象老餅到發慌,將之倒轉,那就是法國車的大概。 我以前有部標致206CC,香港歷年來能夠大賣的開篷車不多,它是其一,車款超過10年,現在街上仍有大把人開就知它的當年勇,其設計放諸今日仍然毫不樣衰,甚至到目前讚它瀟灑有型的大有人在。一半天堂一半地獄,它的(車太)盤距離過遠腳踏距離過短、自動波箱老是會壞、手波的波棍行程過長而且檔位?昧,犯的全屬低級錯誤,完全是一派法國車。另一部好賣的法國車,是風格爆燈並且有中置引擎版的Renault Clio,我第一次坐在朋友的Clio,錶版就亮出了警告燈,水箱漏水。其他Clio相信也沒有好下場,幾年間一下子在香港馬路消失。Clio、206在香港賣得好,全靠一大班車主認定法國車的特質是樣好、玩樂性高、廉價,隨之是發現老是坐姿古怪和周身病痛,這班後悔的車主從此見法國車就怕怕,高潮之後換來反高潮,法國車在香港沉沒了近1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