烈火青春 不知何解,每次開覑MiTo,都有一股不知從哪裡來的聲音一直在催促自己開快一點。這車實際上未夠快,它可以更快,但開覑它,由引擎那爽快耿直的個性,配合它一把好嗓子不斷吶喊,以及好似患上過度活躍症的車架,你總想不顧一切的再開快一點。在芸芸眾生裡,MiTo不能位列仙班,因為它這個性容易得罪人,容易衝動,成仙成佛都是要善良到離晒譜,都是要十八般武藝樣樣皆精,烕烕MiTo不是這樣,我們編輯部也不得不承認它不是完美,但它的個性實在太吸引人,就好似當你見慣了哥德式教堂,到巴塞羅那看到Gaudi那或神或魔的教堂,你會被它吸引了,你會覺得世界突然大了很多。MiTo這種特性在香港愈來愈講求性價比、brand value的市場裡,確實是異數,但我們很喜歡,很喜歡它這種青春無悔、勇往直前的個性,恰恰這就是大部分買車人缺乏了的青春衝動。開覑這車,我們開始懷念自己年輕時,開覑那些問題多多,卻總是好像很快,好像很掟得、很飛得的汽車,以及那時候才會有,說來也確實有點......居的精神:勇字當頭唔識死。我一直在想,一個平常人,一生人裡能擁有多少部汽車?我自己至今為止便不足十部,但真正留在腦海裡的,並不是那些很耐用、很慳油、很大空間的大路車,反而是那些機器嘈、車廂窄,但感覺很似好快的所謂跑車。MiTo作為一部揭背車,它就是有能力在你的人生裡留下烙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