幾部貼滿黑色偽裝膠殼的不知名神秘車在美國西岸街頭掩掩揚揚。它們的出現,好比天體海灘忽然冒出一個由頭包到腳的伊斯蘭教女人,愈想掩人耳目愈是扮透明反而愈惹人注目。在這班低調之中帶點高調的偽裝車隊之間,香港《極速誌》臥底編輯已混進其中,目標不外乎一個──挖出車廠測試原型車之絕密黑幕。 各位兄弟聽住,在三藩巿巿區不得開篷!」偽裝車隊的阿頭在三藩巿酒店的地庫停車場,向眾隊員鄭重地重申一次。車篷未整好?天降漒水?無論如何,簡報完後各隊員走上自己的原型車準備展開行動,隆隆的六盤引擎撻車聲中,混雜了三輛全身重型偽裝的Boxster、一輛只在重要私處打薄格911開篷、兩部上下畢露的全裸Porsche Carrera S,再加兩架美製的支援用貨車。至於我就先被分配到那部911開篷之中擔任座上客。 無論我發過幾多春秋綺夢,亦萬料不到此時此刻可以名正言順坐在尚待開發的原型車裡面,簡直就像《Martix》電影中Neo失驚無神由白領一下子變成錫安太空船的船員。我最初知道有原型車這回事,全靠歐洲和日本的汽車雜誌,它們有專人會像狙擊手般以一身迷彩服,手握長鏡埋伏於樹叢或雪地,對準同樣套上偽裝外殼的全黑原型車狂掃快門。這種尤如兵賊電影的場景設定,再加上該種懞查查的偷拍照(當年仍未有數碼相機)剛巧又叫「spy photo」,令原型車比北非諜影更神秘更讓人想入非非。 此刻車隊由原型版Boxster打頭陣,一齊由地庫溜上地面,那個該死的開篷禁制令明顯枉費了加州秋天最迷人最無垢的晨光。雖然無篷可開,而且估計加州上班族一定對名車見慣見熟,不過四隻活像皮蛋的黑漆漆怪物再加兩隻黃啡彩蛋,配合總共36個逾2,000千匹汽缸之甜美怒吼一齊劃破清早的三藩巿街頭,如此場面不會招惹途人注目才怪。我發覺他們的目光似乎是讚嘆、迷惘、驚訝與厭惡相互交雜,好比遇上一列由法拉利、蝙蝠車加垃圾運送車所組成的新春巡遊花車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