雖然圖中三部車都不是香港最強馬力的汽車,但肯定它們都是香港夠惡夠霸道的汽車。日產GT-R自然不用多說了,五百多匹的日本車,3秒內由靜止加速至100km/h已經說明了一切;C63 AMG雙門跑車,持覑上一次代C63房車那拳打四省腳踢八方的霸道氣魄,也是不容忽視;Abarth 695 Tributo Ferrari,看似最沒瞄頭,但大家想一想,車仔細細卻有180匹,仲要掛覑法拉利的牌頭,大家都好想知道它有多惡死。 nNissan GT-R 惡霸 今次在香港我們主場再試GT-R,我說的並不多,講快,它一定是快得離譜;講大力,它用三波激走港島南區山路,轉速還未用盡,便已經快得驚人,我簡直要常常收油來保持入彎節奏。跟我同車的女同事,從未坐過500匹以上的汽車,她也說坐GT-R,她的心跳得最快,有幾段路她確實有點害怕,特別是在車輛衝到彎前煞車,再狠狠地加油出彎時,我眼角看到她身軀不期然有點不自然的動作,似乎是閃避什麼突如其來的東西似的。關於這女OL的坐車經驗,大家可以看末頁的闢欄。不過,我認為南區的山路上開GT-R,確實有點不爽,路面太窄,波段不能用上四檔,引擎動力往往未能完全發揮,雖然它一樣快得驚人,但我知道它仍然可以更快,彎多不是問題,問題是路面不夠闊。我曾經在日本仙台賽車場試這一代GT-R,在這裡,我不再多說,就留待我的同事寫寫他們對GT-R的評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