或許SLS的鷗翼車門太突出了,或許它那復古形態太過著跡,大家都總覺得它跟世間上那些稜角滿身、通風口滿布的超級跑車總有點差距,但我們可以老實地告訴你,要說快的話,SLS並不會輸給Gallardo或458。我們選它為全年度汽車大獎,是因為它大部分時間都顯出陰陽平衡之道,快車慢車它都是一副悠然自在的姿態,你要知道FR形制加上它那長得好像一張成人床架的車頭,一副並不小的V8引擎,這組合根本就是成魔的模樣,但它大部分時間都不帶魔性。可是,如果你吃了許子膽,又或者high了什麼不知名的藥物,SLS那純過蒸溜水的FR個性便會掛著一副不有善的面孔跑出來,再加上那V8引擎在全力施展時,五百多匹的力量就在你屁股邊緣爆發,那種可怕程度可以同世間上任何超級跑車相比。不過,我們還是喜歡它那種陰陽調和的態度,以及它那經常讓駕駛者處之泰然、不慌不亂姿態。SLS跑起來就是一員見慣大場面的大將,不會過度活躍,不會無慟於衷,它跟大部分超跑很不一樣,它沒有掛刀披甲似的,一副未打便嚇得你半死的模樣,但一交手,它便半招一式之間轟得你頭暈轉向。大引擎FR車能有如此本領,我們很久沒見過了,大部分同類車都是剛陽有餘而陰柔不足,SLS卻得陰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