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場拳頭交的起因只為豐田Wish廣告的一句話:「Born for the track」。Wish 2.0跟福士Golf GTI鬥快一定無得玩,不過找個快車手Edmond開Wish鬥錫身車手余仔駕GTI,究竟會有什麼賽果? 追不到是理所當然 GTI算是現今香港hot hatch的代表,它快是理所當然。特別是對付這次的山路,它更是如魚得水,我也不用轉什麼波,單用S檔便已經跑得很順暢,很爽。在所有汽車動態上的元素,如重心、動力、輪胎、排檔,總之你說得出的東西,GTI都遠遠拋離Wish,所以就連永遠安全第一的余仔,他在 GTI上造出的時間都要快得多。我在這段路開GTI,把輪胎壓得頻頻尖叫,Andrew坐在旁邊計時,看到他眼睛發亮,原本說話不停的他也像被點了啞穴一樣。當我在下坡時輾過一個路肩凹陷處,他不自覺地把四肢伸直,變成了人肉roll cage。下車後,他說剛才那個彎,他很驚,怕我出事。我說:「什麼彎?我完全沒感覺。」其實,我知道是哪個彎,這段路我們跑得滾瓜爛熟了,只是我知道GTI的底盤能輕鬆對付這種路面變化,一起一伏間根本沒什麼影響到循跡性的彈動。 開Wish不同。首先,它馬力扭力都沒GTI那麼大,車身既長且高大。兩部車併在一起,GTI看來便似Polo那麼小。還有,Wish用CVT排檔,這是一大問題,雖然這CVT在平常開車而言是很不錯,但來到要拚命的時候,CVT的反應始終也不能與DSG相提並論。要克服CVT在高轉速高車速時反應溫柔問題,除了必須使用sport掣之外,便是不能對油門仁慈,一定要讓引擎保持在最大力的轉速範圍裡,亦即是四千多轉以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