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可以等一個女仔幾多年?可能是幾年,有些人或者會等一世。換轉是一部車,你可以等幾耐? 無論如何都不會是十年吧?這部Porsche 964 Speedster的現任車主, 就用十年時間尋找了它的終極之車。 無論怎樣, KevinYeung最狂熱的汽車就是964年代的Speedster。就像所有狂熱份子一樣,當中有感性也有理性的成份,但無論如何都是感性先行。「第一眼見到964 Speedster已經很喜歡。1994年時我在美國留學,在當地保時捷中心做兼職,雖然中心擺著其他各式各樣的保時捷,但能夠留給我最深刻印象的,始終那部黑色的Speedster。流線形及特輕車身、低矮的擋風玻璃和簡單的手動車篷,這些都是它特別吸引我的原因。」 1998年Kevin回港,終於儲夠彈藥去搜羅一部Speedster。問題來了,他說:「由1992至1994年的生產期,全世界只有936部Speedster,當中右軚版的更加少,14部。香港我所知的有三部,三名車主我全找到方法跟他們接觸過,不過意料之中的是,他們的回應一概是『我不打算割愛』。 為何不找部左軚回港收藏呢?起碼命中機率比右軚大幾百倍喎。可是,Kevin明顯不是把汽車塞在車庫的收藏家而是日用家,他說:「我曾經有部法拉利F355Spider,每天都會開它上班,即使下雨也如是。」他的Speedster也必須要隨心所欲在街上行駛,掛T牌絕對不是他所能接受。 Kevin沒有被那「14」的渺茫數字打沉,開始在英國這個右軚Speedster最多的地方作地毯式搜尋。他發現這部車即使有人放售,要不然是天價,就是一下子被人搶走,又或狀態不佳的貨色,也有試過因為是Tiptronic而非手排版本而放棄。 他的曙光出現在蘇格蘭──一名當地車主Alan Laing手持一部石板灰色的Speedster。可是對方也一樣沒想過割讓,特別是那部Speedster是整個車型裡面最後生產的一輛,而且更加是在保時捷Werk 1部門所度身訂製(詳見本文之闢欄),歷史性好比末代港督彭定康。他們這單交易不成功,但亦不代表無話可說,尤其是兩個超級車迷碰頭又怎會愁沒有話題?雖未桃園結義但也結成時常保持聯絡好友,Kevin甚至曾飛去蘇格蘭探望Alan及其家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