約李皓見面,他開著Kawasaki Vulcan Classic電單車來。本來他有部1990年的Suzuki Jimny,化油器壞掉了待修,因此當日所有裝備就縛在電單車尾。與李皓由馬鞍山舊村步行上大金鐘,沿路經過的行山者見到他的超大背包,都意會到那是滑翔傘,並且羡慕地說「哎呀,好玩呀」。給他們試過就知有幾好玩,我叫李皓讓我試揹一下他的裝備,我終於體會到變成一個沈殿霞或韜韜的感覺會是如何。有位阿叔問李皓全套裝備幾重,有沒有30磅呀,李皓一邊喘氣一面答話「25kg」,在場聽到的行山者全都嘩了出來。 不是真正喜愛這個活動的,相信還未來得及把傘張開,很快會被其裝備重量,以及每次要行一段山路打敗。事實上,若要說香港最冷門的運動,滑翔傘應該是當中之最。李皓說會持續玩的香港人大約只有廿多人。 李皓說:「我以前是義勇軍,那時在石崗學過由飛機上跳傘,場地交給解放軍後就沒可能再玩。之後朋友介紹說不如轉玩平靚正、又方便的滑翔傘。雙腳離地始終是人類追求的夢想,這是當中最經濟可以離地的方法。場地和氣流適合的話,可以在空中停留六七個鐘,兩三個鐘都閒閒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