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仔開粉紅色綿羊仔最可愛;阿諾舒華辛力開Harley-Davidson Fat Boy最型。世界若果太順理成章一定悶死,衝撞自有衝撞的好處。至少有兩個力量型的男人,他們偏偏就是與工作不相稱地愛駕綿羊。 Jimmy Leung開的是六七十年代的Vespa Sprint。四年前易手買回來萬多元,他列出的改裝部件名單總價是$36,360,從這個比例就知他對綿羊的瘋狂程度。「因為開綿羊夠『揚』囉!成班人出街很多人望嘛。」他解釋說。 消防員是Jimmy一個身份,另外他也是「Scooter Power」綿羊仔電單車會的副會長,每到新年前夕一大班車友在彌敦道一字排開、鬼殺咁嘈的就是他們。Jimmy說他天生只是喜歡熱鬧群體的活動,看書的話一定會瞓著覺。 似乎是他與一般廿多歲年輕人最不同之處。他說:「玩這種偉士舊羊的,每部車都改裝到有自己的style,並不會像啡鈴車或自動羊般有一式一樣的情況,甚至同一款的舊羊,開起上來的感覺也完全不同。現在香港開新款自動綿羊的,其實與我們是兩種完全不同玩法。我們這種車沒有全新,一定要買二手,所以經常要維修。它們是要用手去轉波的,引擎更放在右邊而導致重量不平衡。而且,它們是二衝車,長時間一直呼油很易燒引擎,每隔幾支燈柱要回一回油。雖然我把前後鼓煞改了前後碟,可是制動力都並非太強,轉彎一定要拖波,我覺得這樣的車操控感反而強一些,開起來和給油就去的自動羊完全不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