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強烈如果現在便要我寫一本關於難忘汽車的書,這部Ariel Atom必定是主角之一,因為它給人對速度帶來另一種的定義。 我沒戴頭盔,司機席上的坤哥說:「來一段快的。」我沒所謂,自覺前路只不過是那短短的百多米直路,盡頭處便是一個迴旋處,你再快也快不了多少。坤哥左手咔咔地拉到二波,右腳一伸油門,突然的加速力不及EVO或911 Turbo等汽車那麼猖狂,但想不到那短短的直路,引擎轉速可以上升至8,000rpm。縱使這車不能像大turbo車有強烈壓縮空間的感覺,但這段小直路上,引擎轉速由5,000rpm開始至8,000rpm,首先,我的身體像被點了穴似的不能動跳,雙腳的血液好像要倒流一樣,動脈靜脈都被搞亂了,腳上那股寒意一直上升至頭頂。接下來,我眼鏡後面的雙眼開始看不到東西,眼水、鼻水都不自覺得流出來。心裡開始有點擔心,擔心前面如果有一只不識死的雀仔飛過,撞到我面上,肯定成為Top Gear首宗嚴重工傷。下車後,我第一句說:「開這車,還是戴頭盔為上。」坤哥說:「我通常也戴頭盔的,但如果開得快,我還要縮在那片小小的擋風膠片後。」我看看那膠片,這個叫擋風片的東西比電單車頭盔的透明膠片還要小,有用嗎? 他繼續說:「總有點用。總比小石頭像子彈一樣直接打過來好一點。」也對。 輪到自己開了。心裡有點興奮,這種興奮的感覺我都差不多遺忘了。對於速度,真的能快得叫我害怕,全身冰冷的,就是近二十年前一次。那時候坐在二衝程電單車本田NSR PIII,一扭油,呵呵呵,我未試過死亡,但我相信那種快的感覺,已經叫我很接近死亡,至於當時開得有多快,我也不說了,總之路面的小小凹凸,我也覺得會車毀人亡。Atom的加速力和二衝程大包圍電單車很相似,一樣會令思維凝固下來,腦裡什麼念頭也沒有。這是很高的駕駛感覺,法拉利沒有,林寶堅尼和保時捷也不能提供。你可以試試想像,給你在747飛機頭頂安裝一個座位,你坐進去,飛機起飛,那會是怎樣?這種快的感覺,在香港我試過的汽車當中,只有Caterham較接近,但當年的Caterham,引擎絕對沒Atom那麼強。